主页 > 古代文推荐 > 《为奴》作者:狂上加狂_全文免费阅读
《为奴》作者:狂上加狂_全文免费阅读

《为奴》作者:狂上加狂_全文免费阅读

狂上加狂 11-02 14:13 古代文推荐 点击

《为奴》作者:狂上加狂_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简介:他是世人眼中不问世事的隐士高人,却手可翻云,尽掌天下合纵连横;他是高徒眼中的恩师尊者,却步步算计操控着他们的命运乾坤;他有千百种面孔,而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个噬主之辈——穷极她一生都想要摆脱的无耻之徒!
您要是觉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无弹窗推荐地址:http://www.xiqingbook.com/gudaiwen/17738.html

他是世人眼中不问世事的隐士高人,却手可翻云,尽掌天下合纵连横;他是高徒眼中的恩师尊者,却步步算计操控着他们的命运乾坤;他有千百种面孔,而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个噬主之辈——穷极她一生都想要摆脱的无耻之徒!

注意:本文战国风,谈情为主,一切剧情服务于全民搞对象,为情节需要对历史略改动,行文遣词不甚严谨,历史考据派勿入~~两厢得便,谢谢!!

 

内容标签:爱情战争 阴差阳错

 

 

晋江金牌推荐

文章战国风,男主是世人眼中不问世事的隐士高人,却手可翻云,尽掌天下合纵连横的鬼谷子王诩。他是高徒眼中的恩师尊者,却步步算计操控着他们的命运乾坤。在女主眼中,是噬主之辈想拜托掉的仇人。但是随着女主的成长,她知晓了他们身份的秘密,终于理解了男主恨的根源,体会到了男主对女主爱与宠溺。

作者文笔娴熟,男女主身份设定巧妙。随着身份真相的揭示,读者们理解了男主强势的缘由,对男主更加的喜爱。女主也坦然面对真相成长起来。

 

 

 

 

    第1章

    

    河水才刚解冻,魏都城大梁早已春意融融。刚刚建好的护城河大桥上已经开始有车马走动了。

    时值魏王刚刚迁都完毕,荒凉了许久的梁地骤然现出让人艳羡的热闹与繁华。各地逐利的商贩不约而同涌入了新修的城门里,占据着垫了新土的大道路旁,售卖着齐盐余粟、农耒马具,好不热闹。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武士的呼喝声,伴着一阵飞扬的尘土,几辆车轴上装饰有青铜鎏金的熟褐色的马车一路行驶了过来。

    人群里有那好事的游侠散人眼尖地看到这些车马轮子上挂着的厚重淤泥颜色,便隐约猜出这些车马应是从魏国的故都安邑而来。

    “这几日魏宫的公子们不是都已经到了大梁了?怎么又凭白来了这么多的车马,看那车辙规格,也不像是士卿啊!是哪位公子刚刚入城?”

    这些闯荡于诸侯都城间的游侠都是寻觅得一栖身良主,一看这些个豪华的车马前来,顿时眼前一亮,自然要细细打听一番,好寻机会能够寄住于宫舍之下,成为吃喝无忧,出入有车马的公卿门客。

    可惜那些蠢蠢欲动,想要拦截车马的游侠尚未敞开胸胆,便有人泼瓢冷水道:“哪是什么公子?只不过是魏王几位女公子罢了?”

    “马车里是王的女儿?不可能啊,我只听说王只有一女,不过好像得了急症,早就夭折了……”

    说话的人显然熟谙魏宫的事务,嘿嘿一笑道:“没有亲生的,总是要挑选些容貌昳丽的王室姬姓女子出来,才好嫁到诸侯之间以结秦晋之好啊!"

    这么一说,有些见识的便恍然了。魏王早些年的风光这些时日却是有些消散了。虽然前些年挫败了秦国,取得了让人炫目的胜利,却也与秦这匹恶狼结下了难以缓和的仇怨。

    此番迁都大梁,实在是为了规避秦国的锋芒,不得已之举。

    可是除了迁都之外,比修筑坚固的城墙最要紧的,就是要巩固与诸位盟国的关系。

    这娇艳芳馨的女子,恰恰是拉拢国君们的必备之物。正值壮年的魏王偏偏少些娇软的女儿。幸而得了公卿献计,便从宗族里挑选了些年幼的娇娇,养在宫中教导礼仪,以备不时之需。

    诸侯公卿的血统不容错乱,是以诸侯中向来没有认领义子的先例,但是女儿就不同了,不过是些马上要送出去的罢了,倒是不必烦扰搅乱了魏姬王族的血统。

    新建的都城,占地远超过故都,街道也没有原来的逼仄狭窄,所以马车一路畅通地向前行驶,最后停在了魏宫的门前。

    “各位丽姝,请下马车,稍事休息一下,便要随老奴去拜见魏夫人。”伴着一声稍显尖利的声音,一位负责魏宫传令的寺人立在马车前垂首道。

    就在这时,进宫的五辆马车中,有四辆马车的帘子纷纷被婢女撩起,几位身形窈窕的妙龄少女在婢女的搀扶下出了马车。

    这些丽姝皆是魏室姬姓的女儿,与魏王的祖上一脉同流,个个娇养在家中数载,此番被魏王选中得以并入王室,当真是略带些忐忑,又有些难以名状的兴奋。因为她们知道,自己以后的夫婿必定诸侯公卿,富贵不可名状,这怎么能不让这些豆蔻女子们觉得一阵莫名的悸动呢!

    最先走下马车的丽姝命唤姬姜,皮肤莹白如玉,倒没有辜负那一个代表美好的“姜”字,乃是这下马的四位阿娇中最美貌的一位。此时她先是抬眼打量了下四周华美的宫殿,然后将目光掉转向最后一辆马车,扬声道:“莘奴妹妹,为何还不下来?”

    伴着这一声娇啼,最后一辆马车里的丽人总算是走出了马车。

    与之前几位丽姝华服裹身,美玉饰面不同的是,这位娇娇身上只穿了一件略显旧色的长裙,裙边重新打折改小的痕迹犹在,宽大的衣袖上隐约有些磨损的痕迹。局促寒酸之感迎面扑来。

    这位女郎的体格稍显瘦弱了些,立在华贵的马车上有种随时会被风儿吹散之感。

    迎接的宫婢中,难免有心生轻贱的,心道:王选女公子,怎么混入了这么一个寒酸落魄的进来?

    可待那女子抬起头,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明亮含情的大眼微微一扫时,竟是让观者心内微微一颤,便再也移不开眼了,连呼吸也微微屏住,心道;乖乖,这般的娇媚可人,怎么生长出的?

    这少女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光景,微微瘦弱的身子略显单薄,可束紧的腰带凸出了胸前的起伏,倒是有些曲线之美,若说身材还未张开没什么看头,那脸儿已是惊为天人,叫人再也移不开眼了,只见眉黛微扬,肤色莹白透亮,眉头间一颗红痣衬得那一双微微上翘的眼儿分外妖娆。

    前来迎接这些丽姝女郎的,乃是魏宫里的寺人总领忌尚,他在被阉入宫前,曾经是负责周王室甄选丽人的监官,只是后来获罪被施以腐刑,幸而得魏王搭救才侥幸救回一命。要说他也是有些眼界见识的,曾经伴着魏王君驾与诸侯会盟,见过各国的佳丽,甚至见过那姿容妖娆吴国夫人夷光西施。

    可是今日见了这刚刚走下马车的娇娇,才知以前的那些个佳人虽是美矣,尚是凡尘之色,却不及眼前姣姝这般脱俗的仙姿清丽。

    也幸亏这小女郎看起来还未张开的光景,若是再长几年,该是怎样的倾国之姿?

    毕竟是切了根基的,忌尚心神收拢得也比常人快些,虽然是与这些个姣姝第一次见面,可是看到这最后一位的光景,加之方才姬姜唤的那一声“莘奴”,也大约猜出她的来历。

    当下也不多言,只引着这些个略带雀跃的丽姝走入了宫中长庭。

    此时魏宫还没有修缮完毕,迎着东风吹开一股羊奶混着糯米汁香的味道。

    魏王英武,新近重挫秦国强兵,天下谁人不知魏国乃是崛地而起的一代新霸?所以这魏宫的修饰也颇为奢侈,不但请来墨门的高徒亲自建工,而且囤积羊奶耗费重金从楚地购来大量饱满的糯米熬煮汁筑墙。也不知魏国相邻的那几个大闹饥荒的灾民们城邦在听闻这般的奢华后,会对魏国的富庶心生何等向往?

    姬姜走在最前列,腰肢挺得笔直。她的父亲位临公卿,手握大魏粮仓,深受魏王的重用,而她能被选入宫中,也是父亲极力向魏王举荐的结果。

    周王室日渐衰败,诸侯奋勇争霸,强国已将是渐露峥嵘。虽然魏王先前重创的秦国,可是那等虎狼之国岂是这一击便能毙命的?现在魏王在极力巩固与韩赵两国的关系时,更是想要与秦和缓关系,而秦王也有此意,一早透过使臣给魏王带了话。

    而父亲的意思,便是要让她远嫁入秦。

    家中的其他姐妹听了,都吓得央求母亲,不肯入宫。可是姬姜却是主动请命,自愿入宫成为魏王的女儿。

    身在乱世,岂可苟安于园庭?若是身为大丈夫,当然可手握金戈建立奇功。可是身为女子,若想要闻达于诸侯,只能另辟蹊径。

    宫闱枕榻间丝毫不逊色于沙场屠戮,而她姬姜若能成为秦国夫人,岂不是魏史浓墨重彩的一笔?

    尚显稚气的双眸里透着说不出的异彩,走起路来更是略显急促了些。可是在走到回廊拐角时,本来兴奋难抑的目光却扫到了走在众女子最后的莘奴身上,不禁消减了几分雀跃……这个女子并不是与她们一起从旧都出发,而是三日前才与她们汇合的。

    本来自信自己乃是待选女公子里容貌最出众的,可是看到这个粗布裹身却容貌不俗的小女子后,让姬姜心内的自满顿时烟消云散。

    她心内隐约觉得这个莘奴会成为她前行之路的绊脚石……

    当走到中庭时,隔着院墙便听到纺车咯吱摇曳的声音。几缕棉絮在空中飞舞盘旋。

    不多时,一位身后站着一排侍女的妇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只见那妇人一身深蓝色的长衫,长发披散在脑后松松地用系着玉环的头绳束成一绺,额头上的碧玉虽然名贵,也让那眉间的褶皱愈发明显了。

    此时,那妇人正快速地摇动着纺车,从宽大衣袖里露出的手臂带着乡野做惯了粗活的肌线。

    就在众位丽姝诧异寺人为何将她们领到一位宫中纺娘面前时,姬姜早就凭借父亲早先的叮嘱,猜到了这位妇人的身份,竟在忌尚未开口前边抢先跪伏在地,施礼道:“姬姜见过王君夫人!”

    那位纺线的夫人慢慢地缓了手,先是看了看其余无措的众女子,又微笑地看着伏地的姬姜道:“宫中教女世妇众多,你这孩子急着认人,难道不怕认错了君夫人?”

    姬姜原先开口时还有些忐忑,可是她见一旁的寺人忌尚并没有开口阻拦,便知自己并没有认错,这等给魏王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自然不肯放过,连忙缓了缓心神道:“我曾听父亲提及,王君夫人生性贤淑,不喜宫闱酒宴,却对大王事必躬亲,王身上的衣袍皆是出自琏夫人亲手纺线织布剪裁。所以我一看您正在纺着的线里,掺揉了大王衣冠里特有的金线,便妄自大胆揣度,若有冒犯,还请夫人责罚。”

    这一番机灵的言语,果然让琏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她接过一旁侍女呈来的巾帕,擦拭了双手后,来到姬姜的面前,将她亲自搀扶起来,摸了摸她的脸颊道:“好孩子,你是哪家的,还真是个懂眼色有心眼的。”

    姬姜心内一喜,表情愈加甜美道:“我的父亲姬甫是替大王掌管财帛的司徒,我的祖父乃是先王的弟弟公子越。”

    琏夫人点了点头:“原来是公子越的后人,也难怪这么机敏聪慧了。”

    就在这时其余的女子也回过神来,效仿着姬姜给琏夫人施礼。这些女子虽然是贵族出身,却一直教养在家中而已,要知道就算是贵族的女儿,也不能如家中的兄弟一般入公学识文断字,不谙宫中礼节,自然不及姬姜的落落大方。

    琏夫人倒是不甚在意,逐一见过这些个怯生生的小女娃们,不时伸手抚摸她们的小脸,亲切的如同亲生母亲一般。

    这般和颜悦色直到看见了那跪在靠远位置的单薄身影时,才稍稍消退了几分。

    琏夫人并没有命那莘奴上前,只是吩咐一旁的寺人与世妇带着这些丽姝们去已经备下的宫舍里休息,待得明日再由特命的教女对这些女公子们悉心教导一番。

    姬姜随着世妇走出中庭时,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莘奴并没有离开,而是被单独留下来。

    待众人散去,琏夫人又退下了左右侍者,才起身来到一直长跪的少女面前,半弯着亲自将她扶起,充满爱怜地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满意地看了看,眸光里微微闪烁着说不出的悸动道:“像……真像我那苦命的妹妹……”

    莘奴这时慢慢地抬起眼儿,也望向眼前的这位贵妇——她从未曾谋面的从母,母亲的亲生姐姐。

    到底是血脉相连,许久不曾有亲人在旁的感觉让眼底微微一热。

    琏夫人感伤一番后,便拉住了莘奴的手嘘寒问暖,可是莘奴似乎太过腼腆,问得多,答的少。待得说了几句后,琏夫人才缓缓说道:“一会,我会命人给你准备专门的宫舍,不必跟那些个女公子住在一处……虽然是接着提大王认义女的由头将你召入宫中,可是我怎么忍心你将来远嫁?我一早便想好了,大王现在正当壮年,可是我却比大王长了十岁,容颜衰减,不能服侍于枕席间,而你却年龄正好,倒不如做了大王的如夫人,也可长伴在我身边……”

    莘奴听了这话,不禁诧异地抬起头,一双微扬的眼儿透着满满的不敢置信。

《《为奴》作者:狂上加狂_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链接

推荐小说专题

《《为奴》作者:狂上加狂_全文免费阅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