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代文推荐 >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番外:第140章大结局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番外:第140章大结局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番外:第140章大结局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桔宝 05-23 12:44 古代文推荐 点击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番外:第140章大结局夫妻恩爱,长长久久内容简介:最新章节:第140章 大结局 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魏澜一松口, 阿秀马上张罗媒人去范家提亲了。得知媒婆是来替魏明楷提亲的, 孔圆圆高兴得几乎喜极而泣, 小女儿贪吃贪玩,靠着内阁大臣的父亲与身为皇后的姐姐肯定是不愁嫁的,孔圆圆最担心小女儿嫁过去被婆婆妯娌
您要是觉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无弹窗推荐地址:/gudaiwen/25346.html

最新章节:第140章 大结局    夫妻恩爱,长长久久

  魏澜一松口, 阿秀马上张罗媒人去范家提亲了。

  得知媒婆是来替魏明楷提亲的, 孔圆圆高兴得几乎喜极而泣, 小女儿贪吃贪玩,靠着内阁大臣的父亲与身为皇后的姐姐肯定是不愁嫁的,孔圆圆最担心小女儿嫁过去被婆婆妯娌欺负, 可如果女儿的婆婆是阿秀, 孔圆圆还担心什么?担心阿秀太惯着女儿,将女儿养得越来越懒?

  若不是得与丈夫范玉林商量,孔圆圆当时就要应承媒婆。

  魏澜看不上容貌昳丽的端王世子萧璨做女婿,范玉林对仪表堂堂英名在外的魏明楷并无成见,他考虑的是端王、魏家、范家三家联姻, 皇帝是什么态度?会不会担心国舅或皇叔或国丈联合起来势力过大, 威胁皇权?

  他将顾虑说给妻子听。

  孔圆圆认真考虑片刻, 笑道:“若是咱们有儿子, 皇上可能确实要担心担心,但咱们俩没有儿子,你这个内阁大臣荣耀只能荣耀你这一代,后继无人,你除了效忠皇上以及未来的太子, 还能效忠谁?”

  “端王父子更是出了名的忠君,皇上不会疑端王府, 至于显国公府, 看皇上对阿秀的态度, 除非魏澜父子真有二心, 否则皇上也不会猜忌他们。”

  范玉林眉头舒展开来,握住妻子的手道:“还是你想的通透。”

  孔圆圆依偎着他,柔声道:“你心里装满了天下百姓,家里的事我不费心谁费心呢?”

  不过在正式答应魏家的提亲之前,孔圆圆进了一次宫,将这桩婚事告诉皇后女儿,让女儿问问皇上的意思。

  范蘅早就知道皇上的意思了,笑着叫母亲安心准备妹妹的婚事,不必顾虑太多。

  母亲走后,范蘅摸摸自己尚未显怀的小腹,决定不将母亲的来意告诉皇上。

  皇上从小到大没有一对儿父母长久的陪伴他,现在有了三家长辈,舅父舅母、岳父岳母、皇叔皇婶,既然皇上没有猜忌之心,何必让皇上发现长辈们在担心受他猜忌呢?万一伤了皇上的心该如何?

  范蘅爱慕自己的皇帝丈夫,也心疼他,她希望皇上再也不必为亲情伤神,得到的都是好消息。

  ***

  魏明榉比魏明楷先成亲,娶的是一位温柔可亲的闺秀,阿秀精心为侄子挑选的,两人也提前见了一面,彼此都很满意。

  魏明榉成亲那日,他要去洞房时,同窗好友们都笑他猴急。

  魏明楷也是开堂哥玩笑的人之一。

  风水轮流转,第二年就轮到魏明楷当新郎官,大家反过来准备笑话他了。

  魏明楷并不着急去洞房,为了不给好友们笑话他的机会,魏明楷愣是一直喝到了酒席结束,他还想去送送客人,被闻讯而来的阿秀给拎了回去,教儿子快去陪新媳妇,送什么客。

  魏明楷这才带着一身酒气去了新房。

  之前喝得热闹,现在要见新娘子了,魏明楷忽然有丝愧疚,他耽误这么久,范蓉会不会生气?

  魏明楷来到后院,守在院子里的范家丫鬟见到他,一个留下来给姑爷行礼,一个匆匆跑进去提醒姑娘快起来迎接姑爷,原来范蓉等了许久等不到魏明楷,一个人躺床上睡着了。

  范蓉这一天真的很累,早起梳妆,戴着沉重的凤冠坐了一路花轿,早、午两顿饭还不许她多吃,平时娇生惯养的姑娘,哪受的了如此繁重的体力差事,坐着坐着就歪到床上睡起来了,睡得还特别香。

  丫鬟推她起来,范蓉哼着捂住耳朵不要起。

  丫鬟只好加重力气,俯在姑娘耳边道:“姑娘快醒醒,姑爷过来了,魏大人过来了!”

  范蓉沉重的眼皮终于撑了起来,新房里处处张灯结彩,一对儿红红的喜烛提醒她,这是她与魏明楷的新房,今晚她就要与魏明楷做羞羞的事了。

  范蓉开始心慌,跑到梳妆台前叫丫鬟快点帮她梳头。

  丫鬟刚拿起梳子,魏明楷大步跨了进来。

  范蓉看看门前身材颀长面容俊美的新郎官,再看看镜子中长发凌乱的自己,羞红了一张脸。

  魏明楷没料到自己会看到这幅画面。

  十六岁的范蓉窘迫地坐在梳妆台前,如瀑的长发大部分垂在背后,还有部分略显凌乱的搭在她肩头。她脸颊通红,娇嫩妩媚,让魏明楷想到了大朵大朵的粉海棠,这样的范蓉,与魏明楷记忆中孩子气的范蓉判若两人。

  “姑爷,我们姑娘昨晚没睡好,刚刚睡下之前嘱咐奴婢叫她的,都怪奴婢失职。”小丫鬟跪下去,希望姑爷不要怪罪她们姑娘形容狼狈。

  魏明楷只嫌小丫鬟聒噪,摆摆手叫她下去。

  小丫鬟担忧地看眼范蓉,低头告退。

  魏明楷盯着小丫鬟离开,视线投向还愣在椅子上的范蓉。

  范蓉完全呆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咬咬嘴唇,僵硬地拿起梳子,打算先把乱糟糟的头发梳顺了。

  魏明楷笑了笑,走到她身后,抢走她的梳子,站在后面帮她梳。

  范蓉看向镜子中的魏明楷。

  魏明楷掌握了梳头的技巧后,抬眸看向镜中,两人的目光就碰撞到了一起。

  范蓉小兔子似的低下头,一双小手攥着袖口。

  魏明楷一边梳头一边问她:“又不是没见过,成了亲就怕我了?”

  范蓉不怕他,魏二哥笑笑起来温柔又好看,还那么体贴地帮她清洗过伤口,范蓉才不怕呢。

  她是害羞,紧张。

  “二哥,你真的想娶我吗,还是那天你抱我被姐姐姐夫看见了,他们要求你对我负责,所以你才娶我?”

  羞了一会儿,范蓉抬起头,认真地透过镜子看他。

  魏明楷倒没料到她会问这个。

  能问出这种问题,说明小丫头并非天天只知道惦记吃喝玩乐,心里也藏着事呢。

  为何提亲,当然是理亏被皇上皇后撞见了,如果帝后没有撞见,魏明楷真不会果断去范家提亲。可新娘子都坐在他面前了,魏明楷怎么会说实话伤小丫头的心?尤其是,范蓉只是不符合他最初的择妻标准,但魏明楷并不反感范蓉,甚至还是有些爱怜的,愿意照顾她。

  “没人能强迫我。”魏明楷揉了揉范蓉的头顶,笑着道,“当然是我自己愿意娶你。”

  范蓉不是很信,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继续问他:“我毫无长处,哪里值得你喜欢了?”

  魏明楷放下梳子,姿态慵懒地靠到梳妆台前,面朝范蓉问:“为何必须你有长处我才能喜欢你?看你顺眼看你可爱就够了,有的女子长处一大堆,可我看她不顺眼,饭都不想与她一起吃,我为何要娶她?”

  魏二哥居然夸她可爱?

  听到这句范蓉心里就甜丝丝的,后面魏明楷说了什么她也没仔细听,只低着头掩饰眼中的笑。

  魏明楷点点她的脑袋瓜,问她:“那你说说,你愿意嫁我吗?”

  范蓉毫不犹豫地点头。

  魏明楷:“为何愿意,我哪里值得你喜欢了?”

  范蓉脸颊更红了,觉得魏二哥好像在调戏她。

  那她喜欢魏二哥什么呢?

  范蓉喜欢魏二哥容貌俊美,喜欢魏二哥笑如春风,喜欢魏二哥待她和善,还喜欢魏二哥的母亲秀姨。

  范蓉喜欢他好多,就是不好意思说。

  所以范蓉也学他,羞羞地道:“我也看魏二哥顺眼。”

  魏明楷笑得凤眸如星空一样绚丽。

  他抓住范蓉柔若无骨的小手,将人拉了起来,范蓉始终低着头,直到被魏明楷拉到他怀里,额头抵住了他胸口。

  魏明楷抬起她细腻的下巴,指腹摩挲她带着婴儿肥的脸颊,看着她轻轻颤抖的睫毛问:“你都不敢看我,怎知我长得顺眼?”

  范蓉便抬起睫毛,水润的眸子对上了他幽深的凤眼。

  灯光之下,范蓉的肌肤润得发光,像阳光下娇嫩的花瓣,是那么的甜美迷人。

  魏明楷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范蓉情不自禁地抬起双臂,攀上了他结实的肩膀。

  ……

  第二天,魏明楷容光焕发的带着娇滴滴的小娇妻去给父母敬茶。

  当了新娘子的范蓉就像一颗散发着甜美果香的桃子,阿秀越看越喜欢,不过阿秀有一点不放心,孔圆圆与袁紫霞都说儿子方方面面都像极了魏澜,那在娶媳妇这件事上,儿子该不会也学魏澜,因为嫌弃媳妇,便没有圆房吧?

  她当时因为身份低被魏澜嫌弃,范蓉是贪吃,不符合公认的大家闺秀的美德。

  谨慎起见,阿秀将儿媳妇叫到内室,委婉地道:“蓉蓉,明楷身边没有通房,我担心他不懂如何圆房,派人送了他一本小册子可他也没有看,原封不动地给我退回来了,昨夜我就一直惦记你们俩成没成。”

  范蓉脸红扑扑的,低下头道:“母亲不必担心,我与二哥圆房了。”

  不但圆了,还叫了五次水呢,累死她了。

  ***

  孩子们都有了好姻缘,阿秀忽然之间少了一堆操心事,闲了下来。

  闲着就闲着,阿秀开始经常与袁紫霞、孔圆圆打牌了,如果去端王府做客,便让魏明檀作陪凑成四个人,如果来国公府,就让范蓉或魏明榉的媳妇顶上,倘若去了范府,就让孔圆圆身边的老奴顶上,总之三人过得都很逍遥。

  她是如此地逍遥快活,魏澜想带阿秀一起出门,还得特意嘱咐她:“初十我休沐,那天你别安排应酬,我带你出去逛街。”

  阿秀听着新鲜,魏澜是大忙人,很少陪她逛街的,也就是每年春天挑一两天风和日丽的日子出去踏踏青,冬天则去外面泡泡汤泉。

  “好啊,那咱们定好了,不许你临时有事。”

  “嗯。”

  到了初十这日,阿秀心情愉悦地梳洗打扮一番,跟着魏澜一起上了马车。

  魏澜先后陪她逛了绸缎庄、首饰铺子、古玩店,买的东西都让仆人送到马车上,不知不觉该吃午饭了,魏澜再带阿秀去下馆子。

  这家饭馆从外面看起来普普通通,里面装潢也没有什么特色,但魏澜特意带她来吃,阿秀便猜这家的饭菜一定异常美味。然而等菜肴一道道端上来,被国公府的大厨养刁嘴巴的阿秀分别品尝过后,不禁皱起眉头,目光复杂地看向魏澜。

  魏澜见了,夹了几筷子,同样皱眉道:“同僚推荐我来的,未料如此难吃,走吧,换一家。”

  国公府不缺这一顿饭钱,阿秀欣然同意。

  夫妻俩并肩从二楼走下来,去柜台前结账。

  账房是个年近五旬的男人,下巴上蓄着山羊短须,稀稀落落的几根,容貌依稀能看出年轻时长得不错,但他神色憔悴,一看就知道日子过得不如意。

  男人低头核对魏澜这一桌的菜单算价钱,魏澜默默观察,见阿秀真的没有认出这个账房,魏澜才在付了钱往外走的时候,低声对阿秀道:“这账房便是当初与你口头定亲又悔婚的那位林秀才,你没认出来?”

  阿秀难以置信地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恰在此时,那账房犯困,张开嘴打了个哈欠,打完发现刚刚结账的美貌妇人在看他,账房尴尬地低下头,竟然也丝毫没有认出阿秀。

  阿秀对林秀才也没有印象了,她一共就相看过林秀才一次,当时觉得林秀才容貌俊秀又是秀才,能做秀才娘子挺好的,哪想到时过境迁,她成了京城百姓人人羡慕的国公夫人,林秀才竟然落魄到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饭馆当算账先生?

  上了马车,阿秀还在感慨两人的境遇。

  魏澜捏着她的手,淡笑道:“原来那时被你当成如意郎君的书生,不过如此。”

  到了这个地步,阿秀哪能猜不到魏澜带她过来的用意?

  阿秀嗔他:“多少年的陈坛老醋了,你竟然还要吃一吃,传出去不怕同僚们笑话。”

  魏澜皱眉道:“谁吃醋了?我是让你看看旧人,提醒你惜福,若非当年我执意娶你,你会过上现在的好日子?”

  阿秀偷偷撇嘴,魏家男人这口是心非的毛病,肯定是一代一代祖传下来的,明明就是吃老醋,非要否认。

  “好好好,多谢国公爷让我当了国公夫人,您这么好,下辈子我还嫁你,成了吧?”

  “我养你一辈子还不够,下辈子还要养你?”

  阿秀瞪着他:“怎么,你不愿意?”

  魏澜与她十指紧扣,故意沉默半晌后,才抱住阿秀,在她头顶笑道:“愿意,能娶阿秀为妻,是我前面三世修来的福气。”

  只是魏澜惜福,一份福气到手,他便要生生世世地攥下去,让阿秀生生世世都做他的妻,想逃也逃不掉。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番外:第140章大结局夫妻恩爱,长长久久》全文免费阅读链接

推荐小说专题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番外:第140章大结局夫妻恩爱,长长久久》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