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当道 作者:堕落仙子

更新时间:2020-07-16 17:48|作者:堕落仙子|状态:完结|最新章节:番外:今宵酒醒何处 第二章 远方来客
【鼠害篇】 第一章 申家大少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肯我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
    街头巷尾,梳着冲天髻的男童和扎着小抓髻的女童拍着手边跑边唱,脆生生的童音穿过下雨过后的潮湿空气,悠荡荡的飘忽在大兴王朝的上空中,余音缭绕悠长,给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京都带来了一股别样的声音……
    打了个喷嚏,懒懒的搓了搓冻得通红的鼻子,我使劲将狐裘大衣紧紧地裹了又裹,扯好毡帽,迈开步子,打算继续沿着青石板路朝着皇城中最大的酒楼醉生坊进军。
    “少爷!”
    身后那声愤慨的叫声令我住了脚步。
    回头看见子熏那张黑锅似的脸膛,我挑起眉,似笑非笑勾着唇瓣:“哟,子熏大人的晚娘脸重出江湖,怎一个惊世骇俗了得!”
    子熏又气又羞,涨的满脸通红,霍得伸出左手指着街巷的那群稚童气愤万状的指控:“少爷!您难道就这般任他们这群黄口小儿胡言乱语下去!”
    叹了口气,对着他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平日让你多读点书,你就是不听!瞧吧,这就没见识了不是?这哪是胡言乱语?这是诗经,诗经懂不?”
    “少爷!”
    “嘘——听听,人家还将这诗经改成这脍炙人口的小调呢!有创意!哟,这调子还真不赖!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少爷,您、您太可恶了!您怎么能帮着外人骂老爷!这要是让老爷听了,该有多生气!”小子熏气红了眼,恨恨地瞪着我,仿佛我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勾当。
    “骂老申头?不会啊?人家说的是硕鼠,就是躲在仓库那大大的老鼠,爱吃大米的家伙,而老申头又不是大鼠,怎么能和老申头挂上钩?”
    无谓的耸耸肩,掏掏耳朵,迈开大步,自动忽略身后那声声恨恨的跺脚声,边走边打着拍子优哉游哉的高唱:“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硕鼠硕鼠,莫肯我顾——”
    身旁两侧,是街旁众人掩饰不住的或讥讽,或鄙夷,或憎恶,或畏惧的目色……
    其实,我不是不明白,这硕鼠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太师老爹,申硕曙。
    申硕曙,大兴王朝的第一贪官,众臣眼中的特等Jian臣,把持朝政将近二十年,培养忠犬无数,结党营私,揽权弄政,手段狠辣残忍,顺他者昌,逆他者亡,排除异党,以致朝野上下几乎尽是他的羽翼朋党,唯他马首是瞻!纵横朝野,一手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申硕曙堪称大兴史上第一弄臣!
    而我,就是这个大Jian臣的儿子,哦错了,应是女儿。
    拍拍脑袋,我悻悻的耸耸肩,这不能怪我,男儿身装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时常忘了自己的真实情况。
    之所以束发做男儿,红妆变男装,话还得从几十年前说起。早在老申头壮年时,曾遇到一个自称是远道高僧的和尚。那个和尚给老申头看过面相后直摇头,说他前世恶事做尽,今世依旧我行我素不知悔改,所以,正所谓恶有恶报,他注定今生断子绝孙。当时在官场上正春风得意的他听罢勃然大怒,自然以为是和尚对他的恶意言语攻击,二话不说,一个手令便让随从将和尚送进了刑部大牢,随意安了个罪名,便让这个高僧做了鬼僧,去和阎王老儿讲佛念经去了。直到老申头过了而立之年,送走了不惑之年,迎来了知天命之年,可依旧膝下无一儿半女,这才始知那位高僧所言非虚。
直接到第

推荐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且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为喜爱阅读的书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

Copyright © 2020 西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