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宠(2) 作者:一院

更新时间:2021-01-07 08:28|作者:一院|状态:完结|最新章节:大结局

  仅仅数天,皇上便接回了四皇子李溯,并严惩了宫女纤月,另下旨常家满门抄斩。

  那一年,常之茸十岁。

  她记得在霖县城门处,父亲将她带上马车时,面容仿佛老了数十岁,他双手颤抖,抚摸着常之茸的脸颊,沉声道:“之茸,莫要恨任何人,安心的在杨府生活,于外人前千万莫提常家任何一字,在杨府等为父去接你。”

  这一别,常之茸再也没有见过父亲与母亲,直至听闻常家已满门抄斩。

  常之茸万念俱灰,开始了她最为痛苦的又十年生活。

  初到杨府的常之茸不懂得这里与从前的不同,她待人良善,把杨府当做唯一的依靠,却被杨府嫡女杨盈嫉恨,仅三个月便被人面泼滚水,从此毁容,左半边面颊留下一片丑陋的绛紫色瘢痕并累及左眼下垂。

  毁容后的常之茸在杨府过的不如杂役,任人戏耍,忍辱负重了三年,结识了一待他极好的俊朗少年,少年时常探看她,为她抚琴作诗,常之茸很快便陷入了一段难以自拔的感情,那年她十四岁。

  少年扬言要娶她,常之茸信了,却在杨府外偷听到了少年与好友这样一番对话:“我道是什么昔日京城小美女,那张脸属实让人反胃,但这丑女如今已然对我情根深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此赌约当算我赢!”

  常之茸恍然,自此隐藏所有情感待人漠然,直至十五岁,她的人生又有了一大转变。

  杨府庶女出嫁,却不愿只嫁于一个低级官职的士级莽夫,遂出策让常之茸代嫁,常之茸不从,却被绑上花轿,以泪洗面彻夜,最终代嫁莽夫。

  夫君嫌她面丑,二人终日无话,从未行过夫妻之礼。

  一年后常之茸被人诓回杨府,又再遭被下药,从此身子大不如从前,且无法生育。

  常之茸已然认命,她原以为最坏也不过如此,然世事无常。

  在她十九岁那年,京城爆发瘟疫,死伤无数尸横遍野,常之茸亦是没有逃脱掉。

  夫君早已弃她而去,苟延残喘了数月,在年底即将到来她的二十岁诞辰时,终于觉得这副身体就要撑不住了。

  京城角落一处破旧的别院内,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偷偷跑了进来,怀里藏着些许粮食,他快速跑到厢房内,扑到床榻边,把粮食堆满脏乱的床头,像是怕吵到床上闭目的人,小声又急促道:“茸娘,快吃、快吃。”

  常之茸费力的睁开双眼,她瘦如干柴,面色蜡黄,有意的避开左边溃烂的面颊,青紫的唇开合道:“你快走罢,我便不吃了。”

  小乞丐摇头,执意不走。

  常之茸想抬手摸摸小乞丐的乱糟糟的发顶,手却已经抬不起来,掌心中竟还握着一个老旧暗黄的剑穗,穗身已抽丝离线,她双目瞬间失焦,怔怔然的看向了窗外。

  最近的思绪越发绵长,常之茸仿佛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这梦的前十年甜美似蜜,后十年又苦涩的难以下咽。

  父亲告诫她莫要恨任何人,可她这一生恨的人太多了,恨之入骨的人亦是数不清。

  “我想把这剑穗给一人。”常之茸悠悠开口,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对谁说着:“我曾经从不知他的身份,我亦从未想高攀于他,只是在我活不下去的时候,想借由此物再见他一面,想借由他的权势让我脱离困境,可我却没有办法见到他。”

  小乞丐认真的听着,眼睛一眨也不眨。

  常之茸握紧了剑穗,又缓缓松开,将它递到小乞丐面前。

  “你能帮我把它递进宫吗,送到太子面前,告诉他若还记得常家有一个女子,能否求得一见,这些年很想再见他一面。如若你无法递给他,便将这东西扔掉吧。”

  话音落下,常之茸心中终于释然。

  她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去找李溯,可却连这能见一面的信物都无法传到宫里去,现下她再也不用想尽办法,也再不用这般艰难的活下去了。

  常之茸安然的闭上了双眼,瘢痕迹迹的脸上再无光泽。

  常之茸活了二十年,近乎尝遍了这世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世态炎凉,她命运多舛,却从不悔自己是常家女,从不悔。

直接到第

推荐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且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为喜爱阅读的书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

Copyright © 2021 西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