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一用是缱绻 作者:帘重

更新时间:2021-04-06 10:54|作者:帘重|状态:完结|最新章节:大结局

?

百无一用是缱绻

作者:帘重


  文案:

  综艺上,主持人问《百无一用是缱绻》的这首歌创作意图。

  男主唱沉默了会,说:“我有一哥们,被他女朋友甩了,我给他写的曲,他自己填的词,最初版本也是我逼着他唱的。后来,歌火了,赚了点钱,他也能买药吃了。结果他和女的,n年后,领证了。弄得大家里外都不是东西!”

  主持人怀疑地问:“……你说的朋友是不是你自己啊。”

  两个真正主角在台下吃瓜。

  ……

  出自清贫家庭的两个好学生,同样自诩理性,同样心智坚定,同样对世事不存侥幸。

  因此他们很难知道,重归于好又需要跨越多久的距离。

  缱绻qiǎn quǎn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主角:宋方霓;梁恒波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纠缠不清的前女友本友

  立意:”平治道涂,余事勿取”,以及披头士的那首《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第1章

  老旧路灯,散发一种含含糊糊带着橙色的光。

  就像裹着蚕蛹,也亮,勉强照着墙皮,却呈现一种看不透又危险的色调,还带着一股惹人胸闷的俗气。像宋方霓对青春期的感觉,也不是没有感受到温暖,但总是觉得四面八方地被束缚着。

  郊外的铁建干部学院集训营。

  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正在门口聊着天,拿着冰啤酒,间或伴随着会心的笑声,却听到旁边的门吱呀一响。

  一个削瘦,穿着齐膝短裤的短发女生箭般地跑出来。

  路灯光圈滑出一个半圆的角度,照在宋方霓柔软的头发上,形成小光环。

  一路奔到无人大道处,公路旁边的昏黄路灯下面,握着电话,宋方霓说了句“妈妈”。

  参加集训半个月,每隔几天,会准时接到母亲的电话。

  母亲自顾自地提高嗓门,说起家里的事情,说她父亲今天在给一个人理发时,被脾气糟糕的顾客打到鼻破血流,住进医院。

  ——这是假话。

  老实的父亲和顾客口角几句,根本没有肢体冲突。至于闹进医院,更是无稽之谈。

  从她记事开始,母亲喜欢撒谎。

  不是弥天大谎,就是喜欢夸大事实。生活里一些碎屑细节,在母亲嘴里,会无比地放大乃至扭曲到戏剧色彩。

  宋方霓牢牢记得小时候,妈妈突然平静地说得了绝症,以后,她就要成为孤儿。小宋方霓惊惧到每晚睡前都在床上流泪。

  事后母亲坚决不承认说过这种话,转头笑着说女儿过于敏感。

  “……哎呀随便学学。那么用功干什么?随便考个普通一本可以,隔壁你王阿姨,她侄子的成绩一般,都能上了x理工,敲锣打鼓地各处说。咱们如果考二本,复读一年。你不想复读没关系,帮你爸爸开店。咱们家又不是少你一口饭哈哈哈哈哈。”

  耳边的母亲又说着半真半假的宽慰话。

  宋方霓静静地抱着膝盖,坐在马路边。

  国产手机搁在旁边,开着免提,她在路灯下听母亲殷殷切切地絮叨半个小时,间或“嗯”两声,直到母亲心满意足地结束通话。

  他们的住宿部挨着清河。

  一条长长的、荡漾的,但绝不清澈的河道,曾经臭名昭著,承载了好几个小区的垃圾排污任务,市政府这几年才在民声抱怨中大力整治它的水质。

  蝉,依旧亢奋鸣叫,晚风,吹拂着额角的碎发。

  宋方霓用手臂撑着身体,她眯着眼睛跟自己说:再坐五分钟。

  她出神地凝视着黑黢黢的河水,随后顺着坡度到岸边蹲下,用指尖沾了一下河水,再凑到鼻子下面。

  真臭。

  河里估计没什么大鱼,她暗自想,但可能有点小鲫鱼小白条之类。

  不适合作为钓点。

  就在此时,黑色的夜雾里,有人远远地顺着河边的小道跑过来。姿势轻快好看,几乎是瞬间就移到面前。

直接到第

推荐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且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为喜爱阅读的书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

Copyright © 2021 西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