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代文推荐 > 《失忆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
《失忆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

《失忆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

诗换花 05-23 12:42 现代文推荐 点击

《失忆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内容简介: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 容初迷迷糊糊就跟着男人去了民政局, 迷迷糊糊领了证。直到红本本上盖上钢印, 她整个人都还是懵的。分分合合四年, 孩子都三岁了,她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想要有仪式感,一方面又从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太在意这一张纸了。
您要是觉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无弹窗推荐地址:/xiandaiwen/25345.html

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

  容初迷迷糊糊就跟着男人去了民政局, 迷迷糊糊领了证。直到红本本上盖上钢印, 她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分分合合四年, 孩子都三岁了,她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想要有仪式感,一方面又从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太在意这一张纸了。

  可当看到两个人并肩的照片出现在红本本上, 他们又互相给对方戴上准备好的对戒时,容初的心里还是很微妙地跳了一下。

  她不知道男人是什么心情。宴岑电视拿着结婚照看了很久, 然后拍了一张照, 二话不说就传到自己的微博上面了。

  发完微博, 他直接拿开了手机,也不管自己刚才引起了什么样的震动, 只牵着容初的手上了车。

  车上,男人也一路无话,只一直紧紧握着容初的手,时不时还拉到唇边亲一亲, 那个样子, 就像好不容易得到梦寐以求的宝贝一般。

  车开到半路, 容初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这是, 往哪儿开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宴岑回过头,冲她笑了一下, “榕榕, 领证这样的日子,你该不会以为就像出门买菜一样那么随便吧?”

  车一直开到城南中心,闹中取静的风情区里面。

  宴岑牵着人下车, 朝面前的白色圆顶小洋楼失意。

  “我们的新家。”

  容初看着这栋曾经上过报纸的,颇有历史感的小洋楼,愣了一下,“我们住这儿?”

  她有点儿不相信一样看男人:“你是怎么能把这儿买下来的??”

  这边可是有名的历史风情区,他们怕不是这儿的唯一私宅?

  “这就不要太太Cao心了。”宴岑揽住容初,抬手指了指,“这儿环境好,离品牌,离你的公司都很近,居居上学也很方便。”

  他认真看她,“我们结婚了,总不能住在以前的房子里,也不能住在你哥给你买的房子里吧?”

  容初轻笑不语。

  他们俩人都不缺房子住,这段时间两头跑,一般是宴岑来她这儿比较多。容初其实并不在意这些,可没想到男人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宴岑一把把人横抱起来,“按照习俗,今天应该我抱你进去。”

  他前额抵上她,磁音亲昵,“我的新娘,欢迎回家。”

  虽说是豪宅,但房子里面的布置没有一点华而不实,全部都是按照她平时的习惯来的,还都做了升级。

  比如她喜欢的大衣帽间给升级成了衣帽层,她喜欢大浴缸,男人就做了一间温泉房出来。

  除了卧室。

  这间卧室其实跟她以前的布局差不多,就是……床很小。

  是真的小,比她以前的那张还小。躺满他们俩这样的高个子,应该就再没有别的空隙了。

  她一脸无语地看宴岑。

  男人立刻了然,“我们两个人的床,这么大就够了。”

  他挑眉,“难道还要留位置给电灯泡吗?”

  容初:“……”

  容初默默想象了一下猪崽牌电灯泡挤不上来床的委屈样。

  她不满咋舌,“我睡觉也是很不老实的,这么大的根本不够。”

  “没关系。”男人低笑,“我会让着你。”

  “只要能抱着你就行。”

  说完,宴岑又一把把人抱起来扔到了床上。他高大的身躯压上来,倒也没有别的动作,两只手撑在容初的脑袋旁边,指尖细腻地拨动她额角的头发,黑眸深深看着她,眼底有浓得化不开的白雾。

  容初的一头黑发全部散开在光洁的床单上,说不上的妩媚勾人。她轻轻推了男人一把,眼中水光潋滟。

  “天都还没黑呢……”

  宴岑低头咬她耳朵,“那就到天黑?”

  容初:“……”

  她听出来这话里有种克制的意味。说老实话,他要放肆,别说到天黑,就算是再到天亮也有可能:)

  宴岑已经拉开了手边的床头柜。容初扭头往抽屉里看了一眼,呆住了。

  “你……”她往男人胸口拍了一巴掌,“宴岑你是疯了是不是?也不怕把自己累死!”

  不知道是不是那次出门买套撞到她大哥,还是上次俩人从浴室里出来后就不够用……好家伙,现在他直接整了满满的一柜子。

  宴岑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还管我叫宴岑?”

  他拇指在她下巴上打转,“榕榕,现在是不是该改口了?”

  容初明知故问:“什么改口?”

  男人从抽屉里拽出一串出来,“你改个口,我们少用几个怎么样?”

  容初:“……”

  他这是在威胁她吗?

  容初抿唇,斜着猫眼看男人。

  宴岑也没有退让的意思,“真不叫?”

  容初努唇看了男人好几秒,突然抬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附在他耳边很低声的:“老公。”

  她在他喉结旁边轻轻咬了一口,又一把拿开他手里面的东西,只在掌心留下了一个方正的小包装。

  “就只用这一个,好不好?”

  宴岑眸光一暗。

  ……事实证明男人就是大猪蹄子。

  容初依然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能起来床。

  搬了新家之后,时间好像按下快进键,惊喜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

  继集满四大杂志的封面之后,容初又顺利拿下一蓝血代言,算上合约满解约的,还有在手的两个,这是容初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蓝血代言了。

  完爆四大封面,六大蓝血,这不仅是亚洲模特,也是国际超模所能解锁的最高成就了。

  容初登顶,对大家来说都是意料之内情理之中的事情,但真当她做到的时候,国内外的媒体还是连着发了好几天消息。国内的时尚圈更是有“家里出了第一个清华北大的学生”,普天同庆的即视感。

  以前容初有时候还会担心,要是她拿到Lare旗下的资源,人们会把这些跟她和宴岑的关系联系在一起。可现在不会再有人怀疑她的那些资源和成绩是德不配位,不单单是因为宴岑和Lare已经分开了,而是因为她已经征服了自己。

  容初现在也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了。因为她的内心足够笃定,也足够自信。

  不过最近最让容初高兴的一件事,就是居居终于能够正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了。

  没错,四岁的居同学,终于不再把自己叫“猪”了。

  超模辣妈简直泪流满面——他她终于不用再当猪妈了。

  其实容初以前也也不是没尝试纠正过,但每次她拉着儿子很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纠正“是居居,不是猪猪”。

  小人儿都会很委屈地嘟着脸,“就是猪嘛,就是猪猪呀。”

  容初:“……”

  而宴岑早都放弃了,他甚至还劝老婆放宽心。

  “他听起来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自己念不出来,小孩子的语言能力还没有那么快。没事儿,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顺其自然。”

  所以当居居四岁生日那天,很突然地,一下子就准确地念出自己的名字时,他的老父亲老母亲,简直快要老泪纵横了。

  作为家里最小的一代人,小猪崽子的生日自然是全家瞩目的节日。居居生日当天,除了他爹妈,舅舅和姨姨要带着各自的心上人,来给小孩过生日了。

  于是全世界的巧合和尴尬又要聚集一室了。

  不过房子大就是有好处啊,倒也不必都凑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容耀和容蓉陪着小人儿在房顶上游泳,大人和小孩笑成一片,嘻嘻哈哈的;宴岑和修衍则在会客厅说生意上的事情;文嘉则来到厨房里,帮容初一起给居居做蛋糕。

  文嘉帮容初系围裙,“我记得,你们家都是宴总进厨房的呀。”

  容初点头,“是啊,以前都是他。不过今天是我回来陪儿子过的第一个生日,就想亲手给他做一个蛋糕。”

  而且她不是已经在心里决定了么,也要对这个男人好一点的……

  “说实话,以前没见到你们,我是不信。”文嘉笑了下,“很难想象宴总这样的男人居然那么浪漫又深情,也很难想象你这么年轻居然就已经有四岁大的儿子了。”

  容初轻笑,“我哥也很好啊。”

  她看着文嘉抿唇羞笑,又拿胳膊肘捅了捅,“那你也快点儿和我哥结婚生个宝宝啊!”

  文嘉垂头,笑得更不好意思了,“他都没有求婚的……”

  “求婚总得有的吧,就算不像宴总那样……”

  “不像我什么?”

  容初转身,看到宴岑正在厨房门口勾着唇边看她们。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容初摇摇头,“没什么。”

  她朝男人挥手,“老公,你过来帮我裱花嘛。”

  文嘉不愿意留在厨房吃狗粮,也出去去找自己男朋友了。

  蛋糕做好,三对儿又聚集在了一张饭桌上。

  有了容初生日那次的经验,他们现在在一块总没有以前那么尴尬了。

  容初也不像以前一样,恨不得脚趾抓出二室三厅,现在她甚至能够悠哉悠哉地看对面那两对,明里秀恩爱暗里较着劲儿,一面还和宴岑交换一下意味深长的眼色。

  吃完饭,居居带着他新收的一堆生日礼物,欢天喜地地自己去玩儿了。

  没了小孩子的叽叽喳喳,餐桌上面气氛稍冷了一身,容耀突然不自然的清了下嗓子,“今天大家既然都在这儿,有一件事情我也想宣布一下。”

  他转头看了眼文嘉,目光浓柔。

  “文嘉下周就要去国外工作了,我们俩可能有好几个月都没时间见面,在这之前,我想——”

  他突然从兜里掏出了一枚戒指,单膝跪地,面向文嘉。

  文嘉瞪圆了眼睛。

  容初也猛抽了一口气,下意识抓住了身边宴岑的胳膊。

  看着他们“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愿意”,然后深情相吻,喜极而泣,容初下意识往姐姐那边瞟。

  她看见容蓉和修衍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会心蜜汁一笑。

  其余四人鼓掌,恭喜订婚的信任,掌声落下后,修颜又看了眼容蓉,“既然这样——”

  容初心里一跳。

  不是吧,大哥,你们又是约好了吗?

  修衍笑出了深深的酒窝,“其实——”

  容蓉接上:“我们上周已经在拉斯维加斯结婚了!”

  众人:“!!”

  容初:“…………”

  你们是在比赛吧?

  是的吧?是的吧??

  但结婚总归是喜事,因为容蓉的工作缘故,这俩还是隐婚。

  看着大妹妹从包里面翻出来戒指戴上,容耀和文嘉也笑了。

  “你结婚怎么也不给哥哥说?”

  容蓉:“就是打算今天告诉大家的啊。”

  几人谈话之间,宴岑突然悄然离开了座位。

  没一会儿男人就回来了,手里拿着求婚时,送给容初的钻戒。他也不说话,默默就把戒指给容初戴好了。

  容初:“……”

  容初从男人的那个脸色上读出了:你们都有大钻戒戴,那我老婆也要有。

  还要最大的:)

  戴好戒指,宴岑清了下嗓子。

  “今天我也有准备礼物给容初。”

  容耀:“……”

  修衍:“……”

  怎么着?哥几个要battle啊?

  容蓉笑了,“宴总,今天又不是小初的生日,怎么又送礼物?”

  宴岑特别理直气壮:“孩子的生日就是妈妈的受难日,妈妈当然最应该得到礼物。”

  容蓉:“……”

  行吧,你疼老婆你有理。

  宴岑把一页文件放到了桌上,推到容初的面前。

  容初拿起来,眼中划过一丝诧异,“这是——”

  宴岑点头,“这是以你的名字,创立的新品牌。”

  众人:“!!”

  送一个品牌……

  是他们输了。

  宴岑拉起容初的手,“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打算从t台退休,但前两天你不是跟我说,也想做一些别的尝试,但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所以……”

  他说上的文件扬了下下巴,“这一切都还只是一个雏形的计划,既然是你的品牌,那么就由你来全权策划,做什么产品,想要什么风格,都听你的。”

  容初拿起那页文件看了看,猫眼朝男人轻眨,“可我不懂这些啊,万一搞砸怎么办?”

  宴岑很淡地勾了下唇角,“我会帮你。”

  “有我在。赚了算你的,亏了算我的,好不好?”

  其余四个人叹为观止。

  又壕又浪漫。服了。

  “妈咪!”居居突然跑进来,小人儿两手背在身后,像是藏着什么东西。

  “居居,居居也有礼物送给妈妈!”

  他看了眼旁边的老父亲,黑眼睛笑得更弯,“爸爸说的,说妈妈生居居很辛苦的,居居要给妈妈送礼物!”

  宴岑一脸孺子可教但欣慰,他抓了把儿子的脑袋,“那你给妈妈送什么呀?”

  居居刷地从背后拿出来一个东西——好像手工,做的一个小人形的东西,人形脑袋上还有塑料长条,像是头发?

  “居居给妈妈送小妹妹!”居居说着,拿着他做的“小妹妹”放在容初身上跳了两下,“小妹妹就当妈妈的肚子里去啦!”

  宴岑:“…………”

  宴岑不动声色朝儿子使了个眼色,“居居,爸爸不是跟你说了吗?”

  他不明白这儿子怎么就对小妹妹那么执着……

  容初脸上却没有异色,她笑盈盈地接过儿子做的那个奇形怪状的“小妹妹”,侧眸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垂眸咧嘴偷偷笑了。

  “说不定,小妹妹还真就到到肚子里了……”

  周围人反应了两秒,恍然震了一下。

  宴岑完全愣住,他目瞪口呆地看了容初好几秒,使劲儿咽了下嗓子,“榕榕,你……”

  他看向她依然平坦纤细的腰腹,“你是不是又……”

  容初抿唇,“我还不确定,我只是有感觉……”

  容耀,“明天,明天你们就去医院查查看!”

  当爸妈的两个人还没有怎么样,旁边的舅舅舅妈姨姨姨夫倒是先欢快地讨论起来了。

  热火朝天中,容初轻轻碰了下宴岑的胳膊,先头看男人。

  “老公,你不开心吗?”

  宴岑摇摇头,薄唇很轻地颤了一下。

  “我是太高兴了。”

  他抱住她,温柔吻她身后的长发。

  容初反手抱住男人的宽肩,轻轻笑了两声,“如果我们真能再有一个女儿,那简直就是完美。”

  宴岑抱紧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红了眼圈。

  “已经很完美了。”

  “容初,对我来说,拥有你就是完美。”

  你才是我此生唯一的渴望。

《《失忆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全文免费阅读链接

推荐小说专题

《《失忆后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第54章 正文完》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