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代文推荐 > 《与你千般好》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
《与你千般好》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

《与你千般好》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

顾了之 05-28 20:50 现代文推荐 点击

《与你千般好》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内容简介:最新章节: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 冬去夏来, 半年后,苏好和徐冽顺利大学毕业。毕业典礼过后,两人留在新泽西办理离开前琐碎的手续――注销一些身份信息, 清理归还租房和租车, 与这四年在当地结交的朋友聚餐道别,互赠分别礼物。
您要是觉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无弹窗推荐地址:/xiandaiwen/25438.html

最新章节: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

  冬去夏来, 半年后,苏好和徐冽顺利大学毕业。

  毕业典礼过后,两人留在新泽西办理离开前琐碎的手续――注销一些身份信息, 清理归还租房和租车, 与这四年在当地结交的朋友聚餐道别,互赠分别礼物。

  两人在忙碌期间接到了高中班长费吹难约, 问他俩什么时候去南城,有没有时间回母校参加毕业四周年聚会。

  过去这几年, 高三七班那群要好的同学隔三差五都会在寒暑假聚上一聚, 可惜的是一直很难凑到苏好和徐冽的时间。

  毕竟两人暑假不回国, 寒假又跟国内大学合不上, 难得大四寒假合上,苏家和徐家又在北城一起过年。

  总想着来日方长,结果就是一拖再拖。

  苏好觉得她和徐冽这回绝对不能再缺席了,排了排行程, 决定回国先落地南城。

  *

  苏好和徐冽把美国那些杂七杂八的事给告一段落后,在六月初的一天回了南城, 到机场正是凌晨。

  因为是深夜航班,他们没去打扰舅舅舅妈,落地后去了提前订好的酒店。

  说巧也巧,正好订到了大一寒假住过的那间。

  当然, 苏好这金鱼脑子没记住当年房号, 是徐冽在前台办理完手续以后跟她说的。

  她起初听完还没什么反应,仔细一想才明白徐冽为什么记着这种鸡毛蒜皮的事――

  因为这是两人初夜的地点。

  苏好记得, 前阵子聊天说起这事, 徐冽跟她提了一嘴,说其实在他原本的计划里, 不希望初夜发生在酒店,总觉得第一次在这种一次性的地方很委屈她。

  所以苏好有点怀疑,徐冽是不是特意订了同一个房间装巧合。

  两人的大件行李已经提前运回北城,手头只有一个小行李箱,倒是一身轻松,只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坐得苏好腰酸背痛,进电梯以后,她就一直一滩烂泥似的靠着徐冽。

  徐冽一手握着行李箱拉杆,一手揽着她,低头说:“到房间给你摁摁。”

  苏好因为画画需要长期久坐,腰椎颈椎一直比同龄人差,徐冽大学里特意跟专业人士学了一套按摩手法给她日常保养。

  回到房间,苏好累得没力气洗澡,两人都没洁癖,徐冽就让她先上了床。

  苏好整个人四仰八叉摊成大字形等他服务。

  徐冽屈膝跪在床沿,替她揉捏小腿和手臂,揉完了拎着她手腕一翻,摊煎饼似的把她翻了个面,开始给她敲背。

  苏好发出猫似的呜咽,把她埋进柔软的枕头,脚趾蜷起又松,松了又蜷起,低声说:“舒服,再快点重点……”

  “说什么呢?”徐冽捏捏她的耳垂。

  苏好转过头来,笑嘻嘻地不答反问:“你想什么呢?”

  徐冽挑了下眉,俯下身加大力道给她敲背,没有回答她的明知故问。

  “满脑子黄色废料。”苏好啐他一句,默默在心里感慨,真怀念那个不动如山,带着法式热吻的架势却只敢亲一下她额头的徐冽。

  想着想着她就笑了。

  反正哪个徐冽都是她一个人的。他的青涩,他的隐忍,他的疯狂,他的温柔,从头到尾全都只给了她。

  苏好享受完了按摩,舒坦地瘫在床上,用脚丫踢踢他的小腿:“我躺会儿,你先去洗澡。”

  徐冽揉揉她的头发,下了床,在床边不避讳地解掉了衬衫和西裤。

  苏好侧躺在床上,撑腮欣赏他光裸的身体,目送他走进浴室后,打量着酒店房间熟悉的布置,看着浴室磨砂玻璃透出熟悉的灯光,听着里间传来熟悉的淅沥水声,忽然想起了那个冬夜。

  她改了主意,爬下床,推开了浴室门。

  徐冽一如那个冬夜那样扭过头来,移开了淋浴间的磨砂玻璃门:“怎么了?”

  苏好甩掉拖鞋,一路脱干净一路走进淋浴间,双臂勾缠住他的脖子,仰起头来:“不能辜负男朋友故地重游的心意。”

  徐冽笑着反手拧开淋浴蓬头,在温热的水流从头浇下的时候吻向了苏好的唇。

  *

  苏好这个场景再现把自己折腾得有点狠。

  毕竟徐冽已经不是当年的徐冽。

  现在的徐冽身经百战,花样百出,再也不会因为觉得浴室太寒碜,特意把她抱到床上酝酿好了再进入正题,直接在淋浴间就开门见了山。

  从光滑的瓷砖地,到冰凉的盥洗台,再到卧室那张拥挤的单人沙发,苏好为自己的浪漫买了三笔单,接近天亮才睡觉。

  次日上午闹钟响起的时候,她有一万句草泥马想骂,死命晃着徐冽的身体:“烦死了哪来的狗闹钟给我关掉!”

  苏好每次闹闹钟都是一觉醒来翻脸不认。

  徐冽也没提醒她,这是她昨晚让他设定的,一手抱着她,一手掐掉了床头柜的闹钟,低头在她眉心亲了亲:“困就晚点再去,我跟费此狄簧,我们午饭赶到。”

  今天不是周末,而是周一,大家大多刚参加完大学毕业典礼,还没正式入职,特意挑了工作日回母校,一则是想去看望老班,二则也是想在成为“社畜”之前怀恋怀恋逝去的青春。

  所以班上那群人提议,大家早八点之前到学校,一起去参加升旗仪式。

  苏好心说那么多年过去了,这群人怎么还是这么中二,本来想着配合配合,这下却是现实所迫,实在起不了床了。

  苏好朝徐冽骂骂咧咧,嘟囔了句“都怪你”,眼睛一闭,又在他怀里继续沉沉睡了过去。

  再次苏醒是自然醒,日头已经升高。

  苏好睁开眼,发现徐冽已经不在床上。酒店房门似乎开着,门外隐约传来两道低低的男声,一个是徐冽,还有一个似乎是陌生人,苏好分辨不出来。

  徐冽说了声“谢谢”之后阖上了房门。

  “谁啊?”苏好在房门关上的那刹问。

  徐冽在走进苏好视线范围之前,从容不迫地把掌心小巧的丝绒盒子顺进西裤口袋:“酒店服务生,问续不续房。”

  “续吧,”苏好哼哼唧唧掀开被子下床,“今天聚会结束先不着急赶回北城,让我睡个一天一夜,然后你陪我去看一趟舅舅舅妈。”

  “我知道,我都安排了。”徐冽走过来,提了提她睡衣的衣襟,“洗漱吧,化妆时间有点赶了。”

  苏好走进浴室,三下五除二刷起牙来,含着满嘴泡沫说:“瞧不起谁呢,我现在的化妆技术可是盖了帽了。”

  *

  苏好化妆没掉链子,可链子掉在了后边一环。

  两人临时过来参加同学聚会,当然没借车,就在酒店附近打了个网约车去南临中学。结果碰上个不清楚路况的新手司机。

  苏好这地头蛇原本自信满满地给司机指路,可听司机说,这一带近两年在修路,愣是变得不自信起来,最后跟着没更新的导航七拐八绕,被带偏了好几公里才回到正道。

  两人在南临中学校门口下车时,距离约定的午饭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

  苏好觉得这大概就是“大佬命”,注定了每次碰上聚会,她和徐冽总是要压轴出场。

  反正都迟到了,苏好干脆破罐破摔,挽着徐冽慢腾腾走进去。

  正是饭点,校园里熙熙攘攘,穿着校服的学生从教学楼一拨拨涌出来奔向食堂,脚步声震得地动山摇。

  苏好一路走一路望着这一幕,笑着叹息:“听说去食堂抢饭是青春的标签之一,可惜我就没有这样的青春,因为我的饭,都是小弟们给打的。”

  “苏姐厉害。”徐冽没有感情地附和。

  苏好拧了把他的腰:“敷衍苏姐?”

  “怎么敢。”徐冽笑着牵起她的手。

  两人手牵手走进食堂。

  哄闹声扑面而来,老旧的风扇在头顶旋转,长桌边人挤着人,男男女女吵吵嚷嚷有说有笑。

  明明一张张都是陌生的面孔,却好像都透着熟悉的模样。

  所有不一样的个体都在一样的青春里张扬。

  苏好和徐冽没法再坐上那些长桌,目光一掠过后,转身走上了二楼教师餐厅的包厢。

  两人一推开包厢门,里边的笑闹声霎时顿住,紧接着爆发出一阵起哄声:“来了来了,两位大佬终于来了!”

  苏好望着这些许久不见的人――尊位是杜康,旁边围坐了费础⑿灰恢邸⒐照、尤欢欢、吴语……

  杜康精神气不错,看上去一点没老。

  费从械惴⒏A恕

  谢一舟瞧着还是瘦瘦高高的精神小伙。

  郭照高中时候是放人堆里平平无奇的长相,现在五官长开了,竟然漂亮得差点认不出。

  尤欢欢以前就挺好看,起点高,倒是变化不大。

  吴语还是戴着眼镜,一副不爱说话,潜心学术的模样。

  杜康满脸姨母笑地望着苏好和徐冽。

  两人朝杜康点点头,叫了声“杜老师”,解释路上堵车了。

  “解释也没用,高二那次龙虾馆聚餐你俩也是堵车,结果说好罚三杯的,到后边我们全醉了,让你俩给逃了。今天你们休想故伎重施!”谢一舟拍桌道。

  “你们这些人,三杯酒能记这么久?”苏好和徐冽一起走了进来。

  “这不是上午聊天说起来了吗?”谢一舟被两人相携的手转移了注意力,“G,你俩要不要这么腻歪啊,同学聚会还牵手,这是专门来虐狗?”

  苏好翻他个白眼:“当初藏着掖着牵不了,现在终于能光明正大在学校牵牵小手,还不能过过瘾?”

  “就是就是,你自己没本事脱单,别怪人家虐你!”郭照立马帮腔苏好。

  “意思是郭照脱单了?”苏好撒开徐冽的手,跟他一起在预留的空位落座。

  “我都脱单两年啦!”郭照脸上笑意盈盈,“苏姐你不知道,靠嘴碎居然能找到男朋友。”

  “怎么找着的?”

  尤欢欢“啧啧”摇头:“也是奇迹,大学辩论赛,聒噪女士靠嗓门征服了对方一辩。”

  众人哈哈大笑。

  “那你呢?”苏好问起尤欢欢这位短暂的情敌。

  尤欢欢叹了口气:“刚分手。”

  “哪个不长眼的敢甩我们小鱿鱼?”费床镆斓馈

  “你怎么就觉得我是被甩的?”尤欢欢瞪他一眼,“和平分手好吧,毕业了要异地,一南一北,嫌麻烦就算了。”

  “那苏姐和冽哥不也一南一北吗?”谢一舟好奇道,“你俩怎么打算?”

  苏好和徐冽把两人的计划安排讲了讲。

  杜康连连点头称赞两人对未来有规划。

  “那你俩喜酒什么时候办?”谢一舟又好奇,“到时候是在北城还是在南城?”

  谢一舟也是随口一问,却问出了苏好也在思考的问题。

  年前,苏家和徐家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之后她和徐冽就摊开这事聊了聊。

  她本来一直觉得徐冽可能跟很多男性一样会有心理包袱,希望等事业起步再给她一个稳当的家,没想到徐冽并不是这样想。

  两人一路同甘共苦走来,早就把有对方的地方当成了家,其实并不拘泥于环境好坏,徐冽当然一定会努力给她最好的房子,最大的家,但在条件允许之前,他也没想被那点自尊心束缚。

  一个女孩已经把一切都给了他,从青葱年少就一路跟着他,他还要让她等多久?

  他反而觉得大学两人提前同居委屈了苏好,如果她愿意,他想先成家再立业也可以。

  不过当时两人只是口头那么一说,也没个正式的求婚,苏好当然不至于喊“我愿意我愿意”,只说“那就等毕业咯”。

  现在眼看两人毕业了,徐冽还没提起这事,苏好也在思考半年前那个约定还作不作数,又会是什么时候作定数。

  苏好刚一沉默,徐冽就看出了她的不确定,接上了话:“喜酒还早,想等工作稳定点再办,到时候南城北城应该都会安排。”

  “意思是先领证?”

  徐冽看一眼苏好,点点头。

  都知道徐冽不说诳语,这一开口一定是准话。众人鼓掌恭喜两人,都说等着喝喜酒。

  谢一舟搓搓手:“不过苏姐冽哥,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把份子钱免了吧?”

  “谢一舟你这么抠真是活该找不到女朋友!”郭照和尤欢欢齐声怒吼。

  *

  一顿饭吃得吵吵闹闹鸡飞狗跳。

  散席后,杜康回了办公室备课,一群人跟以前一样打算去便利店买冰淇淋吃,苏好本来也想兴致勃勃地加入,被徐冽拦了一把。

  “嗯?干吗不让我去?”苏好不高兴地说。

  “刚吃完饭,休息会儿再吃冰的,”徐冽提醒她,“先跟我去走走消化消化。”

  其他人上午来得早,已经把学校故地重游了一遍,但苏好和徐冽只在刚才匆匆看了几眼。

  苏好心想也好,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说失陪一会儿,和徐冽一起走出食堂。

  盛夏晴天,两人穿梭在一群群过路学生之间,并肩走在骄阳下,走过曾经一起走过的路――

  走过通往北篮球场器材室的坑洼水泥路,走过曾经遭遇混混堵截的偏僻小巷,走过砖红色的宿舍楼,走过红白相间的操场,走过艺术馆画室,走过医务室,走过多媒体楼前那棵适合“树咚”的大树,走过“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围墙,走过教学楼的天桥,最后站在高二七班教室的门口,望着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刚吃过午饭的学生。

  窗边一个热心的小姑娘注意到他们,移开窗户问:“同学,找人吗?”

  苏好对这耳熟却遥远的称呼一愣,摇摇头,难得温柔地说:“我们不是同学了哦。”

  小姑娘露出抱歉的神情:“哦,是家长吗,你们找谁?”

  “是学姐学长,我们来找……”苏好笑了笑,没把“曾经的自己”这么矫情的话说出口,转而道,“学姐以前就坐你那个位子,这是个会给人带来好运的座位,你要好好珍惜,好好学习啊。”

  小姑娘受宠若惊地点点头。

  苏好拉走了徐冽:“告别青春啦,走吧。”

  徐冽却把她往另一个方向带:“还有个地方没去。”

  “哪里?”苏好一愣之下跟着他走上了楼梯,走过一层楼,想了起来。

  “天台还开着吗?”苏好问这话的时候有一种隐秘的兴奋。

  “不知道,去看看。”徐冽牵着她一路往上走,走到最顶层,看到布满锈色的铁门开着一道缝。

  两人一人一只手,充满仪式感地推开了这扇沉重的铁门,满目熟悉的景象映入眼帘――

  角落堆积的废旧杂物依然在地上投落下不规则的影子。

  天台边缘的栏杆依然锈迹斑斑。

  天光依然很亮,头顶的云依然离这里很近很近,近到仿佛触手可及。

  苏好忽然有了落泪的冲动。

  两人挤进铁门,往深处走去,苏好慢吞吞开了口:“你不知道吧,五年前的六月,我在这里抛过一枚硬币。”

  徐冽愣了愣,刚想问她抛硬币做什么,想起那阵子她在面临什么抉择,突然明白过来。

  苏好站定在当初抛硬币的位置,比了个上抛的手势:“我在心里想,如果抛到正面,我就留下高考,如果抛到反面,我就出国留学。”

  “所以那天抛到了正面?”徐冽猜测。

  苏好摇头:“和喜欢的人的命运怎么能交给天意,我没去看到底抛到了正面还是反面,因为硬币抛出的那一刻,我就听见了心里希望得到的答案。”

  徐冽猛然间心神一震,目光闪烁地看着她。

  “虽然后来也很好,但如果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作出一样的选择。我觉得跟你在一起,不管在哪里,我都一定会变成很好的我。”苏好笑了起来,“所以……”

  像是预感到她打算说什么,徐冽忽然捂上了她的嘴。

  “嗯?”苏好一头雾水。

  “这话还是应该由我讲。”徐冽笑着松开了她的嘴。

  苏好眨眨眼,看到徐冽缓缓后撤了两步,从西裤口袋拿出了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礼盒,在她面前单膝屈了下去,翻开了盒盖。

  钻石在盛夏炽烈的的阳光下四射出璀璨的光芒。

  苏好怔怔垂眼看着他和他手中的戒指,对这一幕始料未及。

  虽然这事早就已经商量定,刚才饭桌上,徐冽也当众剧透过几句,但她真没想到,他竟然在两人朝夕相处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不动声色瞒着她,计划了这个戒指,这场仪式――

  回到母校,走过他们的青春,在这个对两人而言有特殊意义的地方,向她打开戒指盒的盒盖。

  似乎再没有比这更合适,更让人一生铭记的时机。

  苏好眼底泛起滚烫的晶莹,颤抖着手,不知该把手往哪里放。

  然后徐冽恰到好处地朝她摊开了手,仰头望着她说:“谢谢你五年前在这里留下的决定,也谢谢你五年后还在这里。现在我来这里接你,苏好,愿意跟我去北城,让我给你一个家吗?”

  苏好颤动着眼睫,眨下热泪来,朝他递去了她的左手:“愿意,非常愿意。”

  五年前的六月,她在这个天台,独自做了一个关乎爱情和梦想的重要决定。

  五年后的六月,她在这个天台,和她爱的人一起做了一个关乎人生的重要决定,在这里告别青春,戴上戒环――从此后,她长长的一生,都将与他为伴。

  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全文完―――)

《《与你千般好》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全文免费阅读链接

推荐小说专题

《《与你千般好》第84章 番外:终章·求婚》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