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小说专题 > 《太宰每天都在给自己种草》【完结】最新章节:第56章
《太宰每天都在给自己种草》【完结】最新章节:第56章

《太宰每天都在给自己种草》【完结】最新章节:第56章

春酒 05-27 12:38 言情小说专题 点击

《太宰每天都在给自己种草》【完结】最新章节:第56章内容简介:最新章节:第56章 太宰先生很黏人。铃歌不止一次意识到这点。他会在亲吻她时呼吸稍微急促地细语她的名字,喜欢将她搂在怀里, 就好像溺水的人无所适从抓紧手里的稻cao。他大概是喜欢她的。被太宰束缚在怀里, 行动受限, 铃歌只好回了句:“我相信。”
您要是觉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无弹窗推荐地址:/yanqing/25420.html

最新章节:第56章

  太宰先生很黏人。

  铃歌不止一次意识到这点。

  他会在亲吻她时呼吸稍微急促地细语她的名字,喜欢将她搂在怀里, 就好像溺水的人无所适从抓紧手里的稻cao。

  他大概是喜欢她的。

  被太宰束缚在怀里, 行动受限, 铃歌只好回了句:“我相信。”

  她既没有生气,也没有一丝埋怨。

  平静纵容的语气,就像清楚他想听什么, 于是配合地说了出来。

  可他听见这句话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太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微微张了张口, 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能发出声音。

  算了,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就好。

  他感受着她身上的暖意, 悄无声息地想着。

  只要她还在。一切就来得及。

  ……

  蜷曲在沙发上的两人,像是在冰天雪地中依偎取暖,尽管夜间的气温还没冷到那种程度。周围悄然无声,直到铃歌枕着他的臂弯犯起困来, 太宰若有似无地弯了弯唇, 将她抱回床上,她半梦半醒地喊了声他的名字,拽着他的袖口渐渐陷入沉睡。

  次日, 铃歌刚刚睡醒, 还躺在床上除了眨眼没有任何动作, 就听到含混不清的一声:“早安。”

  深色系的帘幕将窗户遮挡得密不透风, 房间里光线黯淡, 其实分不太清外面天色, 大约还是早上。

  或许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铃歌这一觉睡得有些久。

  她意识到太宰应该醒了有一会儿,没等她问怎么不叫醒她,身侧的人搂着她,在她耳畔轻声吐着温热的气息:“还能像这样抱着铃歌,总觉得很不可思议呢。”

  “一点也不觉得不可思议。”她否认地回应。

  她稍稍翻了个身面向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缠绕,她将手温柔地放在了他的脸上,默默感受着活着的人才有的温暖与柔软。

  “你还活着,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她用再寻常不过的语气回应,如同冬季过后茶树嫩芽的绿眸中满溢着辉光。

  太宰一怔。

  “是呢,”他微笑,“你是正确的。铃歌今天准备做点什么?”

  他转而问。

  “工作。”她一边回答,一边将他的手从腰上挪开,跳下床,“首领昨天的行动给横滨地下社会造成了不小冲击,除了本部大楼里部下伤亡统计以及后续整修的任务,还会有不少敌对组织听见风声,会趁此机会浑水摸鱼。要做的事比山还多。”

  铃歌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本来想和铃歌约会的太宰跟着起身,不开心地问:“不能交给部下吗?”

  “我就是您的部下呀,首领。”她将搭在椅背上的衣物拿起,出去更换前,朝他微微一笑,一字一句。

  太宰自知理亏地沉默。

  “对了,太宰先生早餐想吃点什么?”此时,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的铃歌回过头问。

  ……

  铃歌很忙。

  非常地忙。

  港口Mafia坚不可摧的本部大楼遭到入侵,消息一夜之间传遍横滨的地下社会,异能特务科等政府部门无疑也收到相关报告——尤其据说入侵者仅仅一人。

  一时不少过去在港口Mafia压制下谨小慎微的组织蠢蠢欲动,为了能没人干扰地跳楼,被太宰打发到外地出差的干部也接到消息返回横滨。

  中也先生似乎异常火大,一回来便马不停蹄摧毁了几个“以为港口Mafia日落西山,自己又行了”的敌对势力。

  傍晚的天空变化多端。

  独留铃歌一人的办公室格外寂静,她正在整理资料,门口传来敲门声。

  她疑惑地抬起视线,站在门口的是身着华丽和服的尾崎红叶。

  “铃歌,忙完了要一起喝一杯吗?”红叶弯起艳丽红唇,慢条斯理地邀请。

  红叶姐约她喝酒的地方,是港口Mafia名下的一间酒馆,不对外营业,会来酒馆的,大多都是地下社会,或需要情报交易的人。

  调酒师与她们都是熟人了。

  酒上来后,红叶手指轻轻摸着杯口,过了会儿,才若有所思地问:“你和首领怎么样了?”

  铃歌想了下:“没什么变化。”

  “真的?”红叶侧过头,稍显漫不经心的目光像是要将她看穿,显然不相信问题的答案。

  “……”

  她这次却沉默。

  铃歌觉得其实没什么变化。

  太宰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非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比过去还要爱缠着她。所以应该是没有变化的。

  “其实早晚或许都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你也跟着他跳了。”红叶叹了口气。

  “我也没想到我会跳,”她顿了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跳下去了。”

  铃歌有些囫囵地吞了一大口酒,趴在桌面上枕着手臂,手指戳着玻璃杯里球状的冰块,似乎有些百无聊赖与倦怠。

  “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啊……”红叶感叹,“我年轻的时候,也有像你一样热血上涌的时候呢,当然现在也还很年轻。”

  她伸手摸了摸铃歌后脑勺柔顺的长发,眉目温和地低声:“在Mafia的交易准则里,这一定是场不划算的买卖吧。我并不是想劝你什么,不过……”

  尾崎红叶想起太宰最近交给她的任务——在港口Mafia近乎掌控近海航海权的现下,居然主动向政府妥协,缩短规模,放手大部分权限。

  这件事恐怕与数日前Mafia包围侦探社的事有关。

  组织的体量已经扩张到稍有缝隙便成为众矢之的,就像现在,区区一个异能者闹出的事故,就能让横滨众多势力自认找到可乘之机。

  尾崎红叶当然不会怀疑太宰有能力处理好现状。

  她浅浅地喝了口酒,垂下视线看着铃歌,若有所思:“恐怕在这个世上,也就你能将他拉回来了。”

  铃歌“嗯?”了声,有些没听清地从臂弯抬起头。

  “红叶姐,干杯。”她突然间不太想说话,于是与红叶碰了碰杯。玻璃杯相撞的声音清脆悦耳,红叶拿着酒杯还没有动,铃歌就一口闷了,她的酒量一向不错,这次却一次Xing喝太多,像是呛到气管地咳了起来。

  “慢点。”红叶替她顺着气,面露担心。

  “抱歉。”铃歌回了句,让调酒师将新的酒端上来,小口地喝着,一下子又恢复得若无其事。

  红叶不知道该说什么,便默默陪她喝了几杯,铃歌酒量的一向不错,最后却晕晕乎乎地趴在了桌面上。尾崎红叶没喝太多,尚且清醒,她拿出手机原本想联系部下,心思一转拨通了太宰的手机号。

  ……

  “该回去了,铃歌。”

  铃歌将脑袋贴在冰凉的木质吧台上,枕着臂弯睡了会儿,这个动作能让她稍稍舒服点。

  过了好像很久,她似乎都睡了一觉,才被人打横抱起。铃歌在他怀里迷糊地抬起眼睑,瞧见酒馆墙上挂钟,与调酒师,连周围的人都没什么变化,想必是她喝多了弄混了时间。

  “太宰先生……”她将头埋在他怀里,抓着他挺括的西服面料,嘟囔,“我不回去,不想回去。”

  白天她还能维持从容不迫的样子,喝多就原形毕露,撒起酒疯了。

  按理说铃歌酒量和酒品都很好,但她现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是踩进了棉花似的云里,明明大脑还能思考,却控制不了嘴巴和行动。

  “好。”太宰一口答应,“不想回去,我就陪你在外面散散心,铃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以吗?”

  他垂下眼睑,耐心地问。

  于是铃歌成功被安Fu,不再闹腾了。

  出了酒馆后,她就从太宰怀里跳下来,要自己走一会儿。

  在外等候的司机欲言又止,太宰示意他跟在后面,上前亦步亦趋地护着铃歌。

  夜间寒峭的空气让她酒后发热的身体冷却了些,星空倒是很明亮,像是游弋的银鱼。

  她喝多了酒,没走多远就困了,刚好途径一座公园,拉着太宰在长椅上坐下。既然她没说要回去,太宰也不催促,由着她枕在他膝上,他将外套脱下披在了她肩头,手指轻轻梳理着她细软的长发。

  “铃歌后悔了吗?”

  他看着女孩紧闭着如鹊羽般纤长的睫毛,低声。

  太宰的声音并不大,没有要吵醒铃歌的意思,甚至很快就消散在了冰凉的晚风里。铃歌轻轻地抬起了眼睑。

  “你指的是什么?”她从他腿上起身,好奇地望着他,惹上酒意的眼眸盈满星光。

  “救我的事,”他问,“可是我已经没办法放开你了该怎么办呢?”

  铃歌像是有些费解地歪了歪头,她璨然一笑,捧起他的脸说:“那就不放开。”

  “想要将喜欢的人留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我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决定后悔。”她虽然脑子里还有些晕乎乎的,意识却非常清醒,铃歌认真地想了下,“不过,我那个时候要是真的死了,太宰先生准备怎么办呀?”

  “会死,”他回答,“所以,铃歌得留下来呢,留在我身边,你会一直在吧?”

  太宰反复追问着同一个问题。

  “我在。”她微笑地说。

  他眸光微颤地握着她的手,感受到她手指上戒指的冰凉,他突如其来地问:“铃歌想要跟我结婚吗?”

  铃歌“诶?”了声,诧异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太宰。

  吹了会儿冷风,有被太宰拉着聊了会儿天,她本来就酒醒得差不多,这次更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太宰先生想要娶我吗?”她思考了会儿,“你想的话,那就结婚吧。”

  太宰愣了下,露出苦笑:“我不需要你因为纵容而答应我,我希望铃歌能感到幸福。”

  她迷惘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能理解他的含义——原本再寻常不过的一句话。

  因为幸福而结婚。

  她的双亲是所谓的“商业联姻”,铃歌从不觉得婚姻能束缚一个人,何况对方还是太宰先生。

  可是他想给她的,却是极其普通,又炽热到引起心尖颤栗的感情。

  “太宰先生是因为我陪你跳楼的事情内疚吗?”她认认真真地望着他。

  太宰沉默了下地叹了口气:“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呢?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那刚才的话就一年后再说吧,”铃歌从长椅上站起,她已经完全没有醉意了,踩在地上也不会有踩棉花的感觉,她面朝他地说,“不是因为内疚,也没有其他的理由,如果那个时候,太宰先生还没有改变想法,我们就结婚。”

  “都这个时间了,”她看了看星辰竞耀的天空,对太宰说,“我们回去吧。”

  “好。”

  太宰含笑地看着她的眼睛,只要是她的要求,都一一答应。

  很快拉开一定距离跟在后面的司机将车开了过来。

  铃歌在车上靠着他肩头小憩了会儿,让他到了叫她。

  他盯着她安静的睡颜,轻轻地弯了弯唇。

  太宰拥有的东西不多,能给予的同样稀少。

  并非出自歉疚。

  他还不至于被这种情绪包裹,作茧自缚。

  他单纯想要将他拥有的一切交给她而已。

  无论是外在的金钱,还是他所有的感情与生命。

  因为她或许是他在这个虚假的世界中唯一能抓住的真实;

  因为他深爱着她。

《《太宰每天都在给自己种草》【完结】最新章节:第56章》全文免费阅读链接

推荐小说专题

《《太宰每天都在给自己种草》【完结】最新章节:第56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