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小说专题 >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

漱流枕石 05-28 20:53 言情小说专题 点击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内容简介:最新章节: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还是那个一穷二白的魔界,在这个贫穷又邪恶的魔界里,生活着一位辛苦劳作的魔王。魔王有两个忠心耿耿的属下。有一天,属下对魔
您要是觉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无弹窗推荐地址:/yanqing/25439.html

最新章节: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还是那个一穷二白的魔界,在这个贫穷又邪恶的魔界里,生活着一位辛苦劳作的魔王。
  魔王有两个忠心耿耿的属下。有一天,属下对魔王说,“我的尊主,为什么不迎娶太初宗的雪萤,来改变我们的生活呢。”】
  还在开会的沈烬额头冒出青筋,“闭嘴。”
  【沈烬急切希望让那个声音停下,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万年被甩的男二。】
  “你他妈不是早就下线了吗?”
  【难道我说错了,披着岑无妄的壳屡次遭骂,打架又打不过,最后告白被拒。简直一无是处。】
  “尊主冷静点,这是今年刚收获的粮食,不能浪费。”
  不劝还好,一劝沈烬就破口大骂,“都怪你,搞什么书籍下乡。十恶不赦的大魔头看什么童话故事,吃饱撑着没事做吗!”
  冥公深感委屈,书籍下乡这不是为了孩子吗?
  像沈烬说的,再苦不能苦孩子。
  女侯乐了,过去都是她被沈烬骂,现在风水轮流转,换成冥公了。她故意娇滴滴劝沈烬,“尊主,人家冥公也是一片好心。”
  沈烬,“我还没说你呢,不好好种地喂猪,小小年纪就谈恋爱,玩什么豪门儿媳。这是你这个年龄该做的事吗?”
  女侯,“……”
  骂完三公骂九卿,一头粉毛变红毛,显然火气不小。
  【行了行了,有事回来窝里斗。赶紧上路吧。】
  沈烬问他,“干嘛去?”
  【魔王娶亲。】
  沈烬,“……”
  他娶个屁,剑修活该万年单身狗。
  【大家都知晓了这件事,当魔王走到扶桑树下时,秋秋向魔王打招呼。】
  “烬烬,你真的要娶雪萤姐姐吗?”
  沈烬,“我不是……”
  “太好了,我等你回来,你娶雪萤姐姐,我娶眠眠。唔,就是爹爹说的双喜临门。”
  沈烬瞄着扶桑树下卖烧烤的凤悦眠,非常肯定讲,“你和凤王的婚礼我一定给你办。”
  嫁了人就给他老老实实洗衣服做饭,别成天搞有的没的,搞的狗都嫌。
  秋秋可开心了,她问树下的凤悦眠,“眠眠你开心吗?”
  昔日威风凛凛的凤王,如今是扶桑树下卖烧烤的,凤悦眠满脸都写着高兴,“开心。”
  为什么最后他成了反派,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
  【凤悦眠决定,趁沈烬离开的时候,偷偷潜回妖界,东山再起。】
  树上树下两大魔王盯着凤悦眠,沈烬握紧拳头,语气很不好,“你想逃跑?”
  凤悦眠维持他的假笑,“怎么会?”
  【所以我在说谎喽?】
  做完一场大汗淋漓的热身运动后,沈烬神清气爽,和秋秋道别后,踏上了前往道界的路程。
  【识界的小动物也知晓了这件事,佛子见了沈烬问,魔王魔王,你真的要娶我爸爸吗?】
  还在做作业的小学僧一个个抬起脑袋,满脸写着好奇。
  优昙想了想,做起复读机,“你要娶爸爸?”
  沈烬身后是大和尚老和尚,一个个盯着沈烬这个突然造访的魔王,时刻准备下手。
  沈烬非常生气,走就走,走到人家家里头什么毛病。
  还小动物,哪一个小了。
  【特意设置的关卡,避免你的旅途无聊。送你的小惊喜。】
  沈烬:我谢谢你全家!
  面对鹿野苑上下,沈烬两手一摊,“如你所见,走个过场。”
  快把净土重莲从他脸上拿开!
  “……今年的魔晶还要不要了?”
  重新成为座上宾的沈烬吃好喝好,优昙又问,“魔王要娶爸爸吗?”
  “世间的伦理很有趣,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爸爸喊我爹,正所谓嫁鸡随鸡,我该喊魔王一句妈,还是魔王喊我公公?”
  说完优昙还对一脸复杂的离相感叹,“离相,我有妈了。”
  离相都快窒息了,“你没妈,孤儿没有妈。就算有,那也是公公和儿媳,佛子你不可能有妈的。”
  沈烬,“……我怀疑你在骂人。”
  一时冲动的离相最后为他的错误买单,被关进雷锋塔思过,并行闭口禅。
  【当当,恭喜魔王成功打败关卡小boss。】
  离开识界的时候,障月噔噔噔跑过来找沈烬,有话直说,“你要娶雪萤?”
  沈烬已经不想解释了。
  障月现在很忙,她今天是天音阁圣女,明天又是阿修罗圣女。忙着吞并鹿野苑,这么忙的障月当然不可能去看沈烬的求婚对象。
  于是她对沈烬说,“带上我的礼物吧,它能助你成功。”
  【系统提醒:你获得春天的酒水。】
  障月,“嘻嘻,春宵一刻值千金。”
  离开识界后,沈烬又见到了传说中的富婆,富婆坐在高高的钱堆上,她穿着闪闪发光的衣服,戴着漂亮的珠宝,就连头发都如此闪耀。可她并不快乐,她对沈烬说,“我拥有数不清的财产和宝石,可是我的内心还是如此难过。魔王,如果你能帮我,我愿意将一半财产送给你。”
  沈烬对钱财动了心,他问绫罗堆里忧伤的林酒酒,“富婆,是什么导致你的不快乐?”
  林酒酒攥着帕子落泪,“我太难过了,我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每一片都爱上了不同人。我和他们说我是个多情的女人,不值得被他们所爱,可每一个人都说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是否接受林酒酒的任务:三妻四妾。】
  沈烬觉得可能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
  这时候有人从外面走进来,其中一个对林酒酒说,“嫁给我,我愿意承受生命不可承受之绿。”
  另一个说,“我的愿望很渺小,只要你心中有我,即便是妾我也甘之如饴。”
  还有一个年轻人说,“我不要名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林酒酒痛哭起来,“我真是个罪恶的女人。”
  男人们纷纷哄起林酒酒,其中一个走到沈烬面前,对他说,“我们都很好,不需要魔王的帮助。还请魔王自由地寻找爱人。”
  一无所获的魔王从富婆家里离去,他又见到了东海的龙太子,龙太子在念书,得知魔王要去求亲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知道的。”敖富贵慢吞吞说,“她是个剑修,你很难打动她的心。”
  “不过看在我们是合作商的份上,我愿意帮你。”
  太子送给魔王一辆马车和几个仆人,还有一套精美的衣服。这使得魔王看起来帅气极了,围绕在太子身边的海产们纷纷红了脸,被魔王的英姿迷倒。
  “祝你成功。”
  得到馈赠的魔王驾着马车从东海离去,他终于来到了太初宗,每一个见到沈烬的人都会停下脚步,然后交头接耳的问。
  “那傻逼是谁?”
  【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沈烬被不可抗拒之力按在马车上。头上顶了只八爪章鱼,直接被气炸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高兴了?”
  臭海产还想娶他的将军,下辈子吧!
  【童话故事就不要在意细节了。】
  故事总不会那么顺利,一个小人挡在了沈烬面前,他插着腰说,“你需要通过我的考验才能见她。”
  沈烬咬碎嘴里的牡蛎,阴测测道,“说。”
  小人向沈烬诉说了他的烦恼。“事情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那是一个雨夹雪的冬天,温安正领着渡以舟偷红薯。林酒酒气喘吁吁找到他们,告知雪萤的到来。
  长久以来,温安都是一个人回太玄门,他羡慕渡以舟和林酒酒能手拉手回去。得知自己会有一个师妹时,温安当即和渡以舟绝交,“我有师妹了,不和你们玩了。”
  温安急忙跑回太极殿,殿里有玉衡师叔。宗主也在,还有一个温安不认识的大哥哥,拿着烟杆,会冲他眨眼。
  “就是她吗?看上去不像。”小芳打量雪萤半晌,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硬要说的话,小姑娘长的挺可爱的。
  苍梧没骨头似的坐在太师椅上,精致的脸上浮现一种玩味,“谁知道呢,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岑无妄只是道,“她是天生剑骨,可以试试。”
  说着欲把人放下,小姑娘迷迷糊糊醒来,入眼就是一张大脸,她静了片刻,意识到自己穿着小短裙还被岑无妄抱着,当即一巴掌甩过去。
  “臭流氓!”
  那是温安对雪萤的初次印象,敢打玉衡师叔的师妹。
  不管如何,多了一个师妹温安还是非常开心的,第二天他就跑去找雪萤。
  凝神峰终年积雪,不见春日,温安顶着大雪找到岑无妄的住处。洞府里头岑无妄不在,雪萤就睡在一张石床上,剑修日子向来清苦,她被冻的瑟瑟发抖,脸色苍白。
  温安趴在床头戳雪萤的脸蛋,两双眼睛对上后,温安问她,“很冷吗?”
  雪萤裹着一条被子负气不说话,倒是温安讲开了,“你好可爱,能告诉我名字吗?我叫温安,是你师兄。你饿不饿,渴不渴?”
  温安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终于换来雪萤一句微弱的话,“我叫雪萤,我冷。”
  温安挠了挠头,他修行早,已经不惧寒热之苦。
  “冷的话,我给你生火吧。”
  雪萤转过身用剔透的眼珠子望他,小小的,软软的,需要自己保护。
  温安瞬间来了力量,他从外头收集了好多树枝和叶子,堆在一起,对雪萤说,“看好了,御火术。”
  火球从温安指尖冒出,颤颤巍巍飘到木堆上,烧暖了木头不起半点火花。
  连着点了几次均是失败。床上雪萤一言不发看着温安,隐隐透着失望。
  温安急了,他调动体内所有灵气,大声道,“御火术!”
  脸盆大小的火球砸到枯树堆上,终于有了火焰,温安还没来得及向雪萤炫耀,随之而来的是滚滚浓烟,散逸的火花落到其他物体上燃烧起来。
  温安手忙脚乱灭火,结果越帮越乱,最后整个房间燃起大火。他不得不拉着雪萤往外跑,雪萤被呛的眼泪直流,中间还摔了一跤。
  等岑无妄归来,雪萤扑到岑无妄怀里,哭的惊天动地。
  “温安我讨厌你!”
  故事讲到这里,沈烬已经知道这个小人是谁了。“你要我帮你点火挣回面子?”
  ‘温安’摇头,“你听我讲完。”
  雪萤第三次因受凉而感冒发烧时,被叫来的苍梧直接下达命令,把雪萤交给别人照顾。
  “栖霞就不错,都是女孩子有共同话题,剑法也有名。等她能够练气入体,再回来也不迟。”
  岑无妄沉默寡言,床上雪萤发着高烧,艰难张嘴呼吸,温安站在掌门身后,有些害怕。“掌门,师妹要走吗?”
  掌门笑呵呵摸着温安的脑袋,“非也,是去你栖霞师叔那住段时间。”
  温安似懂非懂,床上的雪萤拉着岑无妄的手不肯放,眼睛发红,“你不要我了。”
  岑无妄只是轻拍雪萤的脑袋,“病好以后再带你下山。”
  赶来的栖霞长老抱走雪萤,雪萤窝在栖霞长老怀里,哭的直打嗝,“我是不是不乖,为什么师尊不要我。”
  温安不是第一次见雪萤哭,可那次给温安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他紧紧攥着掌门的衣角,生怕掌门也不要他。
  沈烬已经听累了,“你要我把她从栖霞长老手里抢回来?”
  ‘温安’摇头,“不是。”
  病好以后的雪萤性情大变,每日功课做完后,窝在房间里不肯出门。温安找她好几次都拒了,栖霞长老得知后哭笑不得,亲自去寻岑无妄,“师兄还是多来见见雪萤,不然小姑娘想不开,性子容易走偏。”
  岑无妄沉吟片刻,“我知了。”
  半个月后岑无妄和温安一起站在雪萤门口,屋里头雪萤大叫,“走开,我不要见到你。”
  “给你缝了新衣服。”
  “我不要!”
  台阶下的栖霞长老笑背过气去,岑无妄站了会,连问三句遭拒,直接放弃打算回去。
  “师兄别走,我有妙计。”
  跟着岑无妄走到隔壁房间时,温安小小的脑袋里全是疑惑。
  “师叔,为什么我要穿裙子?”
  岑无妄翻出那件粉色小裙子,“我亲手缝的,你可以去雪萤面前炫耀。”
  炫耀温安听得懂,他兴高采烈换上小裙子,不仅在雪萤面前炫耀,还跑到渡以舟面前炫耀。
  曾经温安有多得意,后来就有多尴尬。
  雪萤就算了,渡以舟那厮往后有事没事嘲笑自己,成了温安心头痛。
  “哈哈哈哈。”沈烬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温安’说,“你是傻逼吗?”
  ‘温安’面带微笑,“我是不是傻逼有待考证,不过你很快就是了。”
  【已接受温安的任务: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沈烬:!!!
  粉嫩的小裙子从头而降,直接套在沈烬身上,一键换装你值得拥有。
  完事‘温安’还品头论足了一番,“和你的粉色头发很配。”
  沈烬,“臭道士你给我等着!”
  【历尽重重困难,魔王终于来到了雪萤前面,他穿着粉色小裙子,头顶八爪章鱼,踩着太子赠送的滑雪板,手里还有圣女送他的春天之酒。】
  还在练剑的雪萤惊呆了,“你脑子进水了?”
  沈烬咬牙切齿,“我来向你求婚。”
  雪萤脑袋歪了一下,“你认真的?”
  【给个机会,番外转正也是正,当一天男主他也很高兴。】
  这话似乎打动了雪萤,她考虑要不要答应,身后岑无妄声音传来,“遗产的事……”
  岑无妄从天而降,正所谓男要俏一身皂,岑无妄今天特别俏,肤白貌美,细腰大长腿,不少弟子发出了哇的声音。
  当然沈烬的哇更多,只不过后面多伴随一句,傻逼。
  雪萤被吸引注意力,问杀来的岑无妄,“什么遗产,你死后的遗产?”
  岑无妄面色不变,“我正欲谈此话,修行者寿命悠久,弹指间百年转瞬即逝,你若是想继承遗产恐怕还需上千年。”
  雪萤,“好像是这个道理。”
  岑无妄,“有一法可助你早日到手我的私房钱。”
  雪萤,“什么办法?”
  岑无妄,“做了师娘就能管内务和钱财。”
  雪萤动心了。
  沈烬快气炸了,“岑无妄你卑鄙无耻,这是番外,标题都写着魔王娶亲。今天是我的主场。”
  【所以你真想转正?】
  沈烬,“闭嘴闭嘴闭嘴!”
  【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趁雪萤还在考虑,岑无妄先下手为强,“你若是助我,太初宗今年拔款魔界的灵石翻一倍。”
  沈烬立马翻脸,“雪萤你嫁了吧。”
  要娶的不娶了,岑无妄那头还有私房钱,雪萤心中天平在翻。
  岑无妄还说,“你要是觉得无趣,可以结婚再离婚,钱我分你一半。”
  雪萤不假思索,“我结!”
  【剑修没有心,你们魔族也没有爱。人们不禁要问,这世道究竟怎么了?】
  不管怎么说,成亲这事板上钉钉。沈烬这个媒人用完以后直接扔过墙,拿着明年的拔款单走魔了。剩下太初太玄两派弟子集体开趴体,不要太高兴。
  邀请函发了不少,新人旧人,熟人仇人都有。苏玉是跟着苍梧一起过来的,得知自己喜欢的人要嫁给别人了,兔子眼就没正常过。这日他被白术骂完,耷拉着兔耳朵往回走,半道上遇上一个熟人,也是借酒消愁。
  本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情,苏玉上前和对方搭话,“道友你也来参加婚礼?”
  青年抱着酒坛子忧郁点头,苏玉总觉得这人眼熟,偏偏记不起来名字。“……道友如何称呼?”
  “柳君琢。”
  苏玉记起来了,“哇,你真的三十章后才上线,兄弟你河西了吗?”
  柳君琢要哭了,“我在魔界打工还花呗,为什么逾期利息这么高?”
  苏玉瞬间不难受了,还反过来安慰柳君琢,“魔界挺好的,太初宗重点扶贫对象,要是混个一官半职当当,回头也是一界人才。”
  柳君琢越说越难过,“我的惊蛰,自你走后我的梦里都是你。”
  他换了多少把剑,每把都像惊蛰。每把都不是惊蛰。
  柳君琢,“呜呜呜。”
  苏玉不难过了,相反他还笑得很开心,一边笑一边安慰柳君琢,“乖哦,不哭了。”
  不管怎么说,大部分人还是挺不高兴的,前后两任剑仙祸害到一块了,生怕份子钱不给多,遭遇男女混合双打。
  虽然太玄门份子钱收了很多,但婚礼办得不怎么隆重。按雪萤的话说又不是一生只有一次,第一次先练个过场,回头熟练度上来了,再隆重点也没事。
  栖霞长老,“……”
  而且婚服还是岑无妄做的,干净利落,真的不隆重,岑无妄还说这是为了方便拜堂到一半拔剑。
  光听这个设定,她都能写本落跑新娘的故事。
  好在拜堂有惊无险结束了,新人礼成后,剩下就是宾客们的敬酒。
  师弟师妹一个个围上来,这个哭着说我钱赚够了,为什么师姐成亲了。
  边上一对情侣也跟着哭,说自己喜欢的女神嫁人了。后边的师妹哭的是师姐的谛听之声没了,她没法鉴别真爱。
  林酒酒也来了,带着她的三妻四妾向雪萤表达她的谢意,说她找到了全新的人生。
  一杯接一杯,大伙灌雪萤灌的起劲,没人敢去堵岑无妄。栖霞长老干巴巴举杯,示意各长老,“大家喝,多喝点。”
  长老各自假笑,喝了几口养金鱼。
  还没过上几杯,人群中间的雪萤拉住林酒酒,眼睛发亮,“师妹你说得对,老婆一个怎么够。”
  说罢弃了酒杯,转头就走了。
  林酒酒背后生寒,她机械转头,那位师叔就坐在那,非常平静望着林酒酒。
  林酒酒艰难开口,“师,师叔。”
  还在敬酒的师弟师妹不明所以,“师姐去哪?”
  “师姐好像喝醉了。”
  “剑修不止一个老婆,师姐该不会是去剑阁了吧。”
  此话一出,人群里头的渡以舟和温安脸色大变,一前一后杀去剑阁。
  等杀到剑阁,果不其然,剑阁门大开,门口守卫弟子倒在地上哭啼啼,剑阁里头雪萤引着数十把长剑转圈圈,一口一个宝贝么么哒。
  剑阁里的剑都未经剑修气息沾染,要是霸王硬上弓,第一次让剑难以忘怀,回头再看新主,哪还会看得上刚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两人对视一眼,当即拔剑对上雪萤。
  “我再说一遍,把剑放下,不然就不客气了。”
  雪萤打了个酒嗝,眯眼认出是自家人,“是师兄啊。”
  她安静了会,继而笑起来,“下手就不用客气。”
  最后还是岑无妄赶来救场,领着喝醉的雪萤回凝神峰。
  临走前雪萤不肯放手,“我的老婆们。”
  “一起带回去。”
  有这句话雪萤果然不闹了,搂着好几把长剑乖乖跟岑无妄走了。留下一地狼藉给温安他们收拾。
  渡以舟在剑阁里绕了一圈,剑架,供桌,内门,一桩桩一件件,渡以舟越算脸色越难看。修复一个剑阁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果然太玄门生来就是克太初宗的。
  “太玄门赔钱!”
  “行啊。”温安疲惫靠在门上,和和气气的,“我画图你出书,钱归你行不,青玉案。”
  渡以舟,“你什么态度?”
  温安脾气很好,“我态度很好,毕竟眼儿媚画黄图的,怎么比得过你大手青玉案呢。”
  “是你当初嫌弃我画工不行,现在我上来了,你又阴阳怪气,温安你有病吗?”
  “我有病你就是没脑,你去问问别人,有谁是抢自家兄弟饭碗的。”
  剑阁内吵的不可开交,剑阁外守卫弟子呆若木鸡。
  “要去求签名吗?”
  **
  【他望着床上的可人儿,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似做无声的邀请。迟迟得不到回应,她嘤咛一声,泪眼朦胧,惹人怜爱。】
  读完《大道》里最长的床戏,岑无妄抬眸,“你还不下线?”
  【我在等你实行八千字海棠内容。】
  岑无妄不做回应,雪萤盘坐在床上,身边摆了数把名剑,全是从剑阁带回来的。
  “开阳,天枢,秋分,立春。还有白露!”
  岑无妄扫过雪萤怀里的佩剑,替雪萤纠正,“是瑶光。”
  “是白露!”
  “是瑶光,不是白露。”
  “就是白露。”
  雪萤气呼呼的,大有你再乱说我就揍你的气势。
  岑无妄退让半步,不跟醉鬼争,“白露就白露,早些歇息。”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雪萤满意笑了,她将抢来的长剑分成三份,左右各一份,床中央一份。然后拍着枕头邀请岑无妄,“一起睡。”
  【多,多人运动?】
  岑无妄没搭理,他顺着雪萤的话上了床。搂着白露和雪萤双双躺下,师徒两扯着棉被不说话,静静享受偷来的时光。
  【一个女人,你喜欢的女人躺在你身边,你居然毫无反应,岑无妄你还是不是男人?】
  对此岑无妄的回答是,“走之前记得关灯。”
  作者有话要说:关灯暗语,懂?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全文免费阅读链接

推荐小说专题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穿书]》第61章 番外:魔王娶亲》相关推荐: